【歌詞翻譯‧雜感】米津玄師 - アンビリーバーズ





アンビリーバーズ

作詞:米津玄師
作曲:米津玄師
唄:米津玄師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Unbelievers(懷疑論者)

車頭燈緊追在後 我們走在高速公路上
幻想著在這條路的盡頭 有著一心期盼的香格里拉

哪怕被誰如何懷疑 我都愛著你唷 愛著你的一切
若說神真的存在 大概也會這麼對你說吧

無論被怎麼對待 無論被說些什麼都沒關係 就算受了傷我也毫不在意
所以牽好我的手 跟我們一起走吧 去往不在此處的遙遠他方

如今仍無法相信 悲傷會永無止境
只能凝視著太陽 佇立原地不前
即便如此我們也作著 翱翔天際的夢 直至天明
讓我們坦然接受一切 一同歡笑吧

車尾燈前頭指引 我們走在高速公路上
回過神時身上已背負著 扔不開的沉重行李

這是沒辦法怪罪任何人的 讓這首後悔之歌就此了結吧
向遠處散發光芒的街燈 說聲再見 大步向前

哪怕被人貶低 哪怕被當笨蛋 只要你願意看著我
我就閃閃發亮 蹦蹦跳跳 連魔法都能盡情施展 

如今仍無法相信 即便結局多麼殘酷
我們是懷疑論者 無論幾次都會重新爬起來
走到哪裡都有強風吹襲 也要緊跟一個個相連的腳印
邊祈禱著還未完結的旅程 一路順風

這樣啊如果那就是光的話 那種東西我一點也不需要呢
因為我正像這樣好好活著啊 不必擔心我了
連歸所都沒有的我們 一路逃往遙遠盡頭
無論最後到了怎樣的地方 都會哈哈大笑給你看的

如今仍無法相信 悲傷會永無止境
只能凝視著太陽 佇立原地不前
即便如此我們也作著 翱翔天際的夢 直至天明
讓我們坦然接受一切 一同歡笑吧



[注] 藝術總監平野文子的評論:這個MV並無中心意義,只要觀看的大家對觸動自己的部分自由感受即可。對我來說影片裡的狼既非善者亦非惡人,只是他邊拚命奔跑邊在這個世界留下爪痕的身影有些悲傷。不知道他想逃離什麼,也不知道他要去向何方。夢想著香格里拉而持續奔走的他最後消失於朝陽之中,那個時候的他心中該是在哈哈大笑著吧。(來源:ナタリー

想知道米津さん自己如何詮釋這首曲子……

2016.6.18新增訪談。
在塵封已久的資料夾裡找到了,到底還能多金魚腦。應該是兩篇對不同人的訪談,所以內容有些重複。但出處忘記是哪了,等找到再補上。
這個人話非常多喔www

訪談一:

不改變不行的想法,自「サンタマリア」後越來越強烈,「アンビリーバーズ」也是這麼想著做出來的,做好後我馬上開起來聽,發現跟以前做過的曲子都不一樣。

這首曲子和我當時住的環境關係相當密切,搬家之後(注:新豐洲)因為周遭景色變了,變得很寬闊、也沒那麼多人,在那看到了建到一半的房子,鋼筋外露,什麼功能也沒有,當然也沒有住人。那是個期盼未來希望的狀態,但那建到一半的樣子卻看起來只像個死掉的東西。明明是同一個東西,內在卻存在著兩種完全極端的狀態,那個樣子讓我直接地受到衝擊了。我一瞬間心想:「這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美麗啊」並深深受此影響。

人類也是這樣,活著的同時,體內卻也有著象徵死亡的「骨骸」。到處都是這樣的東西,本該是相反,卻既非白亦非黑,這也和這首曲子息息相關,我想表現出「否定而來的肯定」。

我認為要肯定些什麼,就必須否定那之外的東西。因為自己是個彆扭的人,不先否定什麼再肯定的話,就沒辦法強烈地相信那個東西。「否定而來的肯定」就是兩個相反的東西不同時存在就不能成立的事。

做這首曲子真的很辛苦。因為是要用否定來達成肯定,只要一不小心弄錯,情緒就會變得極度生氣、非常不安,這種心情每次都好像要把肯定吃個精光,要取得平衡真的很困難。會這樣生氣除了是對未來感到不安外,也是對一路生活過來的環境感到生氣。我過去太常用這種生氣和不安來作曲,但後來發現那樣的情緒並不會為了活著帶來些什麼。所以現在開始想做些充滿希望的東西,想告訴那些擁有未來的孩子們:「雖然有時會很辛苦,但也是有很多很棒的東西的。」

果然自己是很悲觀的,但一直這樣下去就會變成被虛無主義吞噬的人類了。以前不管做什麼都想著「反正一百年後大家都死掉啦」,但果然不能這樣下去,必須試著相信些什麼、朝著什麼主動行動才行。會像我這樣思考的人,我稱他們為「懷疑論者」。

「懷疑論者」也就是什麼都不相信的人。雖然什麼都不相信,但是在你用這句話否定去相信任何一切的同時,你不也就是相信了「我什麼都不相信」這個信念。(譯註:有點玄啊,希望大家看得懂。)「懷疑論者」就是必須經過這樣麻煩的步驟才能活下去的人。我認為這是非常能表現自己本質的曲子。

我以前是個很孤單的人,一直沒什麼機會和人有共鳴,也很少有人能理解我說的東西。這種經驗越是堆積,就變成喜歡沉默的人了。但以前沒想過的是,這世界上的確有著和自己處境相似的人。上網後發現,自己的這種個性並不特別,有很多人和我有著同樣感受。

那時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能作為擁有這類相同心情的他們的代言人呢?我比一般人稍微會做音樂,比一般人會編曲,也比一般人會填詞,所以最近開始想,或許能將這個視為責任吧?在這首歌裡使用了「我們」也許就是原因之一。

「サンタマリア」、「アイネクライネ」、「Flowerwall」都是「向誰伸出手」的曲子,但這首「アンビリーバーズ」卻是「要讓人跟在我身後」的曲子。以前沒能說出口的東西統統放進這首曲子裡了。能讓我挨近聽眾的歌救了我,使我得以活到現在,看著那些作曲的人、身邊的大人、各式各樣人的背影,邊想著「啊我也想成為那樣」邊走到了現在。如今我已24歲,也算是相當程度地了解這世界的事了,我開始會想,自己是不是也該担上同樣的責任了呢?

訪談二:

基本上我這個人很彆扭,就是不想要只是一味地肯定所有的事。那該怎麼肯定才好呢?果然得是「否定而來的肯定」才行,我覺得這樣的肯定就可以相信了。

果然為了活下去,就必須相信些什麼,為之腸枯思竭地想盡辦法解釋吧。不這樣的話,就沒有辦得到的事了。想著「必須相信些什麼」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果然是「懷疑論者」呢!我那時認為這個詞超貼切的。

所以這次嘗試了完全不用吉他來編曲。我一開始就是彈吉他為主的人,一直以來喜歡的是有華麗吉他演奏的音樂,也一直使用吉他來作曲。所以這次想試試看如果徹底否定一次,會做出什麼東西。

做好了九成,但剩下的一成該如何補上呢?拜託蔦谷好位置さん幫忙完成了那一成。我那時心想,能被可以信任的人說:「這樣就沒問題囉!」實在太重要了。

剛開始建造的大樓,是個期盼未來希望的狀態,但那建到一半的樣子卻看起來只像個死掉的東西。明明是一個東西,內在卻存在著兩種完全極端的狀態,那個樣子讓我直接地受到衝擊了。我一瞬間心想,那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美麗啊,並深深受此影響。

我很討厭所謂「非常有個人特色」和「認為非常有個人特色是理所當然的」這樣的自己。那才沒什麼了不起呢。不管再怎麼盡力用語言解釋,那說到底只不過是自我中心罷了。嗯……那時的我一直想著得再變得更厲害。

我現在也還會浮現「這還不算完成」的想法,也還沒有完全放鬆下來的感覺。無論有意識也好無意識也罷,「我」是一路不斷改變而成為現在的自己的,從現在起也會繼續改變下去。這首曲子也是如此,該說現在還只是在中途嗎?我會抱持著「不要再依賴、再受困於過去」的心情繼續下去的。

2016.10.23
新增ROCKIN'ON JAPAN 2015年12月號「米津玄師『Bremen』全曲解說訪談」(對談人:山崎洋一郎)


──首先是第一首「アンビリーバーズ」。

米津:這首是用否定來達成肯定的一首歌。我自己是個不擅長肯定自己、彆扭的人,但某個部分也知道不肯定自己是沒辦法過活的。在尋找肯定自己的方法時,我發現只有完全地否定自己,才能間接藉由反面思考來達成肯定,這首歌就是這樣誕生的。

──這個想法並非完全與過去所想的相反,但這次的構造是同時擁有表與裏呢。

米津:沒錯。大概是幼稚園還小學的時候吧,我自己心裡一直有著「我不相信」的念頭,但我發現越是累積「憎惡」的心情,憎惡的對象在心裡的分量就會越來越重,而我非常討厭這樣。所以反覆思考該怎麼辦後,得出的答案就是:一點一滴地慢慢相信大家吧。好比跟某個人相處時,雖然不能信任他的這個部分,但那個部分被大家所尊敬,所以他應該也並非全然是個壞人吧。像這樣將兩方的角度都放進自己心裡,試著把對方的評價歸零來看,就可以成功。同時這樣也會發現自己其實什麼也不是,覺得自己很空虛,我覺得這首曲子就是打破上述惡性循環的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抱有情感而想去面對外在的人的這股衝動化作這首曲子了呢,你的想法藉著這首歌裡的「米津玄師史上最強的躍動節奏」好好地傳達到囉,你有和蔦谷(好位置)桑談過要做這種「不用思考就盡情揮動的節奏」嗎?

米津:沒談到那麼細節,只是在做DEMO的時候節奏感就慢慢增強了,大概是我們兩個人的想法中剛好有一致的東西吧。

──從音樂中可以感受到米津君好像突破了以前的什麼呢。


收錄於米津玄師的專輯『Bremen』的第一曲「アンビリーバーズ」。
雖然第一次聽到米津這麼坦率有點不習慣,但根本上從「負面」出發的概念還是很米津。相信「不相信」的發想矛盾中有理,「否定一切=完全不用過去常用的吉他演奏」這個想法也讓詞曲在概念上得到統一,作為突破以往的專輯的第一曲可說是再適合不過。
我自己很喜歡這首歌,黑暗中帶點微光的景像讓我想起夜晚的新豐洲。「そうかそれが光ならば そんなもの要らないよ僕は こうしてちゃんと生きてるから 心配いらないよ」正面和負面的態度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傾向某一邊,但這首的平衡保持在一個我覺得很舒適的地方。
然後⋯⋯喘氣超大聲///

■ Comment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好喜歡這首歌

> 匿名さん
不客氣,米津さん的歌詞翻譯起來也是一件樂事。

No title

從google來到這裡
有人說米津玄師現在變了
我卻很喜歡,感覺世界都變得一樣充滿愛了
謝謝翻譯,我會一直來看的

Re: No title

> 匿名さん
關於米津さん曲子的轉變,剛好11月的ROCKIN’ON JAPAN會有他的訪問。
我相信曲子會受作者當時心境、環境影響,而米津さん一直在改變。如YANKEE的訪談中也有提到米津さん將之歸類為「解開詛咒」的專輯。而你從他的曲子裡感受到愛與希望,說不定就是他現在看待世界的方式。
或許從ハチ時代認識他的人不太能接受他的曲風,認為他變得平凡。但我認為他正朝著自己想要的樣子前進,就像訪談簡介裡米津さん說的「俺はずっと、普通の人になりたかったんですよ(我以前一直,想成為一個普通的人唷)」。
人各有所好,但只要是米津さん真正發自內心想呈現的音樂,米津玄師就永遠會是米津玄師吧。
從完整訪問中或許能推敲出端倪,等之後看完,再找機會和大家分享!

一起來期待他的「Bremen」吧!感覺現在的他眼裡的世界,熱鬧了許多呢!

No title

沒錯!
從ハチ時代就一直很喜歡他了
可能是心境的轉變跟他的風格有點同步吧
因為跟他年齡相近所以喜歡的同時也會憧憬著要追著他的腳步成長
現在也是想成為自己希望的人,也真的正在一點一點的改變著
所以每次聽到米津的新歌也會有一起成長了不少的感覺 (*´ω`*)

Re: No title

> 匿名さん
發現自己ハチ時代也是喜歡那些相較之下較為輕柔的曲子呢。
米津訪談裡提到,製作diorama時,是在精神極不佳的情況下。
雖然也很喜歡那張CD特別的氛圍,但果然還是更希望米津能走出那段陰霾。
很高興你也陪著米津成長了,或許改變的過程緩慢、難以適應,
但相信你們總有一天會成為自己心目中的人:p
新專輯Bremen可以聽到非常多溫柔的米津,非常推薦!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