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翻譯‧雜感】米津玄師 - 乾涸びたバスひとつ

在乾涸的現在等待過去冰融。

dioramajacket.jpg

乾涸びたバスひとつ

作詞:米津玄師
作曲:米津玄師
唄:米津玄師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乾涸的巴士一輛

住在小小的巴士裡 少女無時不在等待 一個人
顏色漸漸褪去的 綠色木紋和日光燈 一個人

被愛就像 空中飄浮 夢的後續 她找她唱
針孔相機拍出的 模糊照片全部
排成一列凝結在那

嘿 逃出來的我和你 就往那燈火處前進好嗎
磚瓦建成的短隧道 猶豫著該不該潛身穿越
來製造不重要的祕密 好讓兩人成為共犯吧
就拿我們落進深淵那事 就拿我們開了口那事

住在小小的巴士裡 遍尋不著而痛哭 一個人
明明那麼珍惜那麼珍惜 兩人合照的相片卻不見了 哪裡也找不到

太陽似的蘋果落地 只為一顆心 她找她唱
針孔相機拍出的 模糊照片全部
排成一列凝結在那

嘿 你曾送我的那句 「我哪也不會去的」
城鎮於朝霞中朦朧 背靠上搖晃著的巴士
「要是能就這樣去往某處」 「要是能就這樣沉入海底」
卻說不出不可能 說不出其實哪也去不了

我早知道的 無論是會開始害臊
或是心終會成灰
那樣也好 維持原樣即是幸福
小小的巴士 緩緩落入海中

嘿 逃出來的我和你 就往那燈火處前進好嗎
那天攀掛在生鏽的鐵網上 那天鈕扣掉落後的笑
來製造不重要的祕密 好讓兩人成為共犯吧

嘿 你曾送我的那句 「我哪也不會去的」
城鎮於朝霞中朦朧 背靠上搖晃著的巴士
「要是能就這樣去往某處」 「要是能就這樣沉入海底」
說不出口的那句不可能 如今也晃動著我

乾涸的巴士一輛



收錄於米津玄師的專輯『diorama』裡的第十一曲「乾涸びたバスひとつ」。

心中和「恋と病熱」並列這張專輯的第一名,單論曲子的話或許不是上乘之選,比起其他玩性大起的米津,這首可能偏POP、單調,連不諧和音都用得少,但就是很動人,尤其最後一段副歌前難得的大叫,好像就聽過這麼一次米津的嘶吼,聽起來非常非常痛。上次聽到米津唱這首,應該是今年二月的生放送吧?那時的純吉他是我最喜歡的這首歌的樣貌,私心認為自言自語般的哀傷是最適合這首歌的氣氛。

從各種關鍵物(巴士、照片、鐵網、鈕扣)猜測是「恋と病熱」的對曲,恋と病熱是男性視角(第一人稱ぼく第二人稱きみ),乾涸びたバスひとつ則是女性視角(第一人稱わたし第二人稱あなた)。如果走女主角死掉線,大概這首是穿插在恋と病熱的時間軸中間吧?

歌詞從寫景(少女)到第一人稱(わたし),慢慢進入這首歌。因為共享一個祕密,所以兩人成為了共犯,但這個秘密卻是無關緊要,只是為了讓兩個人有所連結而製造出來的。於是再微小的往事——誰先開口、鐵網、鈕扣,都成了連結。或許也可以說是兩人間的回憶,但祕密二字更神秘,共犯則更有同在一條船上的味道。「乾涸」一詞用得絕妙,因為乾涸所以知道該是溼潤或曾經溼潤。

不管以何種方式,總之他就是背信了(說好的「どこにもいかない」),但乾涸的巴士中,她仍然緊抱著凍結的過去(凍えてる写真),等待冰融後滋潤自己的那一天。「vivi」中的「希望能相互瞭解,但知道永遠不可能真的心靈相通」在這裡以另一種形式出現,「對不可能懷抱希望」的想法可以在diorama各處找到。

覺得自己會這麼喜歡這首歌,應該是因為「共享祕密」與自己重疊了吧。我的話就是深夜11點的雞排(好台喔XD,但就是如吉本芭娜娜《廚房》裡豬排飯般的存在),你的祕密是什麼呢?那還是兩個人共享的祕密嗎?

■ Comment

發現中譯歌詞最後一句多一個「的」。

Re: 沒有輸入標題

> しいたけ
躺下來玩一下手機就發現你的留言www
趕緊改了,謝謝提醒 XD

No title

我認真看文章啊~(笑)(推眼鏡)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