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ナタリー:米津玄師專輯『diorama』訪談

ナタリー的『diorama』訪談:米津玄師1stアルバム「diorama」インタビュー
下收↓↓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第一張專輯『diroama』完成了,現在的心情怎麼樣呢?
米津:嗯──「終於完成了」的感覺,因為這張專輯從前年就開始構想了。

──有個問題想請教,米津桑原先是很有知名度和市場的VOCALOID的創作者「ハチ」,這個名字底下也有很多人氣曲呢。如果用高達550萬播放數的「マトリョシカ」為中心,選一些之前創作過的曲子來發行專輯,應該也可以輕輕鬆鬆地大賣,又為什麼要創作這張全新專輯,用自己的本名、還自己來唱呢?
米津:我想只要是靠著VOCALOID成功的人都這麼想過,但是我心裡有著「不想待在VOCALOID的保護傘下」的想法。VOCALOID的角色都很可愛,是優秀獨特的流行符號,應該沒有意見吧?所以用他們來創作時的確非常輕鬆。但是常常會有「這不會其實是國王的新衣吧⋯⋯」的感覺,我想逃離這樣的想法。

──原來如此,VOCALOID不只是很厲害,還存在著這樣的隱憂啊。我很喜歡你以ハチ名義創作、自己唱的「遊園市街」(收錄在2010年11月發表的自主創作專輯『OFFICIAL ORANGE』),這次能聽到米津桑自己擔當主唱的專輯很開心。
米津:「遊園市街」是為了讓自己出現在舞台前而做的,類似那種用以檢測品質的模型。我在那時候大概就已經在考慮現在想的這些了。要做專輯的話,果然還是應該自己來唱才好,也還有很多想做的音樂。接著,決定要做這張專輯後,整整兩年的時間我都在房間裡製作音樂和插畫。

──毅然決然使用本名、用自己的聲音來唱,讓這張單純卻刺激感官、能直接衝擊腦袋和心的搖滾專輯誕生了。我也被米津桑極佳的編曲能力嚇到了,這也對之前VOCALOID文化敬而遠之的搖滾風格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呢。
米津:該怎麼說,不放下些什麼,就不能再得到什麼吧。有句名言「牢牢抓緊,輕輕放下」(出自英國演員彼得•布魯克),如果想要去一個新地方,就必須徹底改變,成為新的自己才行。所以只要還必須依靠過去去創作一些無聊的東西,不如這次就讓自己全部暴露而出吧。

──專輯名稱「diorama」也很切合米津桑表現自我的方式。我認為是將內心深處的世界視作模型造景,可以由上俯瞰的作品。
米津:原先我就是想做一個像箱庭一樣的城鎮、有這樣世界觀的東西。構思登場人物、創作故事,我從以前就很喜歡想像一個有著各式各樣人們居住的地方。

──雖然米津桑給人的感覺是孤高的創作者,但對「嘗試透過音樂來和幾萬人溝通」這件事很有興趣呢。
米津:但其實我是不太會和人交流的那種人⋯⋯我常覺得現今是人際關係逐漸稀薄的時代,就算生活在同一個城鎮或學校,也只是很淺的連繫⋯⋯就算有過交談,也不知道跟對方是有連繫還是沒有⋯⋯我就是想用作品呈現這樣的世界。

──這是涉及本質的討論呢。現在很流行讓人們增加連繫、作為交流工具的社群媒體,但或許效果是正好相反也說不定。話說回來,不僅是音樂,連藝術創作都是米津桑自己負責的呢,沒有想過要和別的音樂家合作嗎?
米津:審視自己的本性後,該說是非自己來不可嗎⋯⋯怎麼說,如果是和別人合作來創作,只要之中有一點點違背了自己的意思,就會讓興致減少。會變成想著「果然他們搞不懂啊」而結束,當然能互相瞭解是最好的,但有時候也很麻煩⋯⋯所以還是非自己來不可吧,而且也是在一個可以自己作畫、獨自創作的環境下。

──雖然說是本性,但就第一次訪談來說米津桑還滿會講話的啊?怎麼說,你有過切實感受到自己不擅溝通的經驗嗎?
米津:我大概是在國二開始到高中畢業前參加樂團活動,但總覺得不是融入得很好⋯⋯接著,我就逃去網路上了,說難聽一點,在那之後我反而覺得輕鬆不少,用輕率的心情一路創作至今。再加上我因為自己不擅溝通,所以有了想創作的欲望,反而覺得或許這種廉價的連繫也好⋯⋯

──那在米津桑的專輯中能感覺到那股吸引人的音樂性,就是以渴望交流為基礎而成的嗎?感覺想要讓別人聽聽自己的作品,是為了驚艷聽眾、取悅他們,有這樣的意思在裡面。
米津:或許可以那樣說吧,但也只是我單純很喜歡流行的東西,反而不喜歡意思不明的作品。我做的音樂,以渴望交流為第一目的,可以說是希望以音樂作為和社會接觸的媒介⋯⋯也可以說日常生活中,除了音樂外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以ハチ名義創作的VOCALOID作品,和像這次專輯一樣由自己演唱的作品,感覺上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嗎?
米津:這兩個我分得非常清楚。雖然創作的都是自己,在根本上是一樣的,但這次的專輯可以說是更深入的自己。把原先處於中間媒介的VOCALOID拿開,就能更強烈且完全地暴露出自己,因此我覺得這兩個是非常不同的東西。

──第一次以米津玄師的名義投稿到NICONICO動畫的作品是「ゴーゴー幽霊船」,因其新浪潮(New Wave)感和充滿舞動感,至今已經突破70萬次點閱,成了人氣曲。我聽了這首後想到的是,米津桑是不是很喜歡「SUMMER SONIC」上表演的英搖音樂家?
米津:這首曲子,在曲名加入了「ゴーゴー」(GOGO)這樣的聲音,的確是因為我相當重視英搖感如何配上曲子。

──這是一首一起唱的時候,歌詞的流暢度聽起來非常舒服的良曲。接著,我也對第七首的「vivi」那世事無常、悲傷曲調的世界觀著迷。
米津:我覺得這首歌是和自己內心世界最為接近的一首。最後無論怎樣也沒辦法互相理解,即使想著彼此已經心靈相通,也總有一天會分道揚鑣。「vivi」就是在描述這樣的悲傷心情,而我覺得這樣也不錯⋯⋯

──這麼說來,先在動畫網站上公布的「ゴーゴー幽霊船」和「vivi」的MV,都是在描述受到道德觀和倫理的壓迫,充滿不合理的世界。這些MV讓我想到美國繪本作家愛德華•戈里,大概是因為都是用極其細緻的線條,執著於表現出黑白質感的極高藝術性吧。
米津:我很喜歡愛德華•戈里的《猶豫客》(The Doubtful Guest)之類的作品,也受到他的影響。但要說為什麼只用一支鉛筆作畫,完全是因為我覺得塗顏色很麻煩。

──這麼說來,要一個人完成這些插畫需要很多體力和時間吧?
米津:我不太能明確分出日常生活和創作共花了我多少時間,其實我的生活裡除此之外也沒別的了。不創作的時候,我看書、上網,就這樣結束一天⋯⋯大概就像生活≒創作吧。

──同樣地要將「米津世界」絕妙表現出來的動畫作品,也花了不少體力和時間吧?
米津:在曲子做完時我就覺得全部做完了,所以雖然這樣說不太好,但動畫我只是隨意做做。但因為是自己的作品,慢慢覺得「不能隨便放手啊──」,結果最後還是花了一堆時間。

──該說是箱庭感嗎,在鯰魚上存在著「城鎮」這樣的專輯封面讓人印象很深刻呢。
米津:去年三月不是有發生地震嗎?這個封面很有那個感覺呢。一開始我不是想著震災而做的,只是想做個普通的城鎮。但是看到去年鎮上一片狼藉的影像,就覺得那大概永遠回不到以前了吧⋯⋯鯰魚則是沿用了江戶時代的鯰魚畫,江戶時代好像也發生過很嚴重的地震,但我並沒有特別打算用這張圖來傳達什麼信息,這也只是像孩童時期畫畫、玩遊戲般的自己一樣的作品罷了。

──話說回來,米津桑聽音樂的歷程是?
米津:我喜歡BUMP OF CHICKEN。小學五年級時家裡裝了電腦,雖然也有裝網路,但那時候流行的是把BUMP的曲子配上FLASH動畫,或許可以說是現在NICONICO動畫上那些作品的先驅吧。「天体観測」啊「ダンデライオン」之類的真是懷念呢,在網路上引起了很大的話題。

──原來如此。的確是如果提到「故事般的世界觀」、「黑白質感的插畫」就會聯想到的樂團呢。另外也能從米津桑歌詞裡的世界觀和語彙使用上,感受到你讀了很多書的形象。
米津:我很喜歡看書,尤其重視文字的語韻之類的。我喜歡宮沢賢治、三島由紀夫他們所寫的那些文詞優美的詩集。

──你好像很適合那種有昭和時代感的舊書店。
米津:不,我不會去(笑)。我討厭在書店裡找書,大概也找不到想要的書⋯⋯網路上有很多喔,只需要點一點滑鼠。

──這麼說來,你有在自己的官方網站公開過依專輯中的世界所描繪的繪本吧。
米津:我從小就畫了很多畫,但是根據故事作畫那還是第一次。去年夏天我回老家,因為實在太沒事做就開始畫畫。

──也和專輯『diorama』收錄曲的歌詞裡登場的角色有關吧。
米津:沒錯,就是「caribou」之類的。去年夏天因為整個腦袋裡都是『diorama』的緣故,畫的畫也成了同一個世界。

──專輯發售後想要看LIVE的聽眾也會變多吧,關於LIVE有什麼想法嗎?
米津:該說現在沒有想辦LIVE的心情嗎。首先,我沒有樂團成員⋯⋯『diorama』也不是以舉辦LIVE為前提做的作品。所以現在就是處於自作自受的狀態,但我想總有一天不辦不行吧。

──那麼最後,有什麼想跟聽眾說的話嗎?
米津:我現在已經是完全被榨乾的狀態了⋯⋯希望大家能聽聽我的專輯『diorama』喔。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