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MUSICA:米津玄師,他本人就是嶄新的「時代之歌」!

2012年6月號 Vol.62『MUSICA』的『diorama』訪談:米津玄師、彼こそが新たな「時代の歌」だ!
好像是第一次接受平面媒體採訪,非常長,應該有將近一萬字⋯⋯是很珍貴的資料。底下翻譯一些跟diorama比較有關的內容,訪問者的提問也有簡化。剩下有關成長歷程和對VOCALOID的看法也很有趣,是可以入手的一本(但現在可能買不到了⋯⋯),下收↓↓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diorama』是個怎麼樣的作品呢?
米津:自己已經做音樂做好幾年了,於是興起想要把以前的作品來個回顧的念頭。以前雖然有段時間是在做VOCALOID音樂,但會走上音樂之路終究還是因為想要自己唱歌。做VOCALOID後越來越想自己唱,某天突然覺得VOCALOID也做膩了、不好玩了,就想說來做做可以讓自己唱的曲子吧。

──會使用「街鎮」(街)作為專輯主題,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嗎?
米津:起先就是想做一個「街鎮」、一個類似架空世界的街鎮。⋯⋯其實說是要做街鎮本身,我更想表現的是在那之中稀薄的關係。雖然是住在同個鎮上的人,彼此卻都是不同個體,感情也不太可能很好。雖然沒看過對方的臉、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沒聽過對方的聲音,但看到的景色是一樣的,去的學校也一樣,我想表現類似這樣的稀薄連結,才以「街鎮」作為主題。

──您說的關係稀薄,現今社會也有很多人有這樣的感受呢。
米津:是的。

──會想要全靠自己來創作音樂,最大的動機是什麼呢?
米津:大概就只是⋯⋯想要與人有所連繫、想要和誰有所連結,想要和誰有所交流吧。我從以前開始就是一個對與人交流很不拿手的人,當然現在也是,我簡直就是「與世隔絕」這個字的化身(笑)。可能和孩童時期的欲求不滿有很大的關係⋯⋯所以才會想被注意。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人類無論如何都是無法互相理解的,因而有了「放棄吧」這樣的諦觀想法(譯注:諦觀有點類似領悟、對萬事有所覺悟,不再執著的感覺),以這個想法為前提去思考該怎麼繼續生活才好⋯⋯這個專輯就是想著這些而完成的。

米津:我從以前開始就抱持著「諦觀」的想法,雖然直到最近才能像這樣把這種想法文字化、語言化,但我一直以來都認為人類無論到哪都是無法互相理解的。⋯⋯雖然說什麼「人類在誕生的那刻起,就踏上了『有一天會死』的命運」聽起來很隨便(笑),但我們不就是在有著這樣的前提下活著嗎?我覺得這樣的說法和諦觀非常像,既然總有一天會死、反正都會死,不如活著時就快樂地過活吧,這樣的想法一直深植我心。雖然說「人類就是會死的生物沒辦法嘛」,但如果要這樣「沒辦法嘛」地活著,也太無聊了。所以即使我從小就很清楚人會死或是彼此絕對無法互相理解,但還是會想抱持著這樣的念頭繼續快樂地、有創造力地過活,當然那時候不能像現在這樣訴諸言語啦。

──但從小就有這樣的體悟,不就會對很多事感到絕望嗎?

米津:沒錯⋯⋯我從小就會因為某些瑣事感到絕望。要說為什麼⋯⋯大概是因為我生活的圈子很狹窄,就好像一生下來,全世界就只有我爸跟我媽那樣的感覺。在那樣的情況下,光是父母有任何一方疏離我就會讓我失去棲身之所,他們在我生活中所佔的比例非常大。

──是什麼樣的經驗讓您有這樣諦觀的想法呢?
米津:我從小就有自己是沒辦法好好地跟人交流的自覺,從以前開始就常常不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怎麼樣也辦不到,所以才會從小就有諦觀的想法。

──您前面說您還是想要與人有所連結,所以您還是相信如果用音樂作為媒介,人類就能互相理解嗎?
米津:不,我並不覺得有必要互相理解,也不相信能互相理解⋯⋯怎麼說,不可能互相理解的,絕對不可能,但還是抱持著想和誰互相理解的心願,只是心願罷了。⋯⋯「vivi」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視、非常重要的曲子。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這首曲子也是把「人與人無論如何都是無法互相理解的」擴大解釋,把這個概念放大再放大詮釋而做出來的。雖然深知沒有辦法,但還是抱著希望的曲子。我以前一直很不想用「我愛你」這樣的字詞,因為現今日本,「我愛你」這個字詞的形象已經變得膚淺了。

──的確被過度使用了呢。
米津:沒錯沒錯,因為用得太過火,反而失去了它的意義,所以我以前才不想使用⋯⋯但正因為這樣的字詞變得太過平凡,才更能看出其中的能量吧?所以我認為現在必須再一次重新看待這個字詞才行⋯⋯或許比起「必須」重新審視,我認為是我「想」重新審視這個字。⋯⋯雖然我覺得字詞是越被使用就越會被弄髒的東西。

──這在vivi中也可以看見呢,「でもどうして、言葉にしたくなって/鉛みたいな嘘に変えてまで/行方のない鳥になってまで/汚してしまうのか」感覺就像您在自問自己為什麼要唱歌。
米津:或許正如你所說(笑)。⋯⋯「我愛你」這樣的字詞因為被許許多多人的手垢弄髒了,就變成非常骯髒、垃圾般的東西了,但卻更能感受到「我愛你」成了垃圾後所擁有的力量,也因此現在才更有可能把那樣的力度、那樣的能量重新拿回來吧?所以我在副歌用上了「我愛你」⋯⋯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重要的一首曲子。

──關於雜音?
米津:會加入雜音是我有意識那麼做的,但要說那是不穩定嗎?或許更像是音樂的本質的東西吧⋯⋯我認為最能展現音樂本質的東西就是雜音,正因為有雜音才更能感受音樂的美。100%條理清楚的東西之中是感受不到魅力的,只有在走音、走拍而變得亂七八糟、混亂的時候才美麗,這是我的想法。

──不只是音樂,您心中其他概念也可以適用這種觀念吧?
米津:大概正如你所說,我覺得只是單純抽出並拼接美的東西一點也不美,就是因為到處都有不美、骯髒的東西才能顯現出美有多美。剛剛說的vivi的「我愛你」也是這樣,就是因為弄髒了才能清楚看見那瞬間的美,這首歌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做出來的。

──您的音樂裡,「心」一直是個很重要的課題呢。這個街鎮就是為了要把在社會裡不知不覺中被扔下的心找回來才建造出來的吧?對於尋找真實的心的樣子、真實的心的所在之處的渴望,化作這張專輯裡各種不同形態的曲子,這也是您有意識地做出來的嗎?
米津:正如你所說,但這有點像是我不得不這麼做的感覺⋯⋯或許可以說是某種潔癖吧,到底是什麼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對「心」這個東西很感興趣,既身為人類精神的構成物,又能保持它該有的理想狀態,心真的是個很厲害的黑箱系統(譯注:只知道輸入和輸出關係,而不見其內如何運作的東西)。一定沒有人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心靈是如何塑成形的,但我多少想理解一點那成形的方法,有像這樣的好奇心和求知慾。當然「想知道」、「想理解」這些想法是沒有也沒差,畢竟對活著並不是特別必要。

──在現今社會,沒有反而比較輕鬆吧?
米津:沒錯沒錯,我很清楚什麼都不思考比較幸福,但我就是想去思考。不過越是思考就離幸福越來越遠,所以我其實打從心裡覺得人生就是快樂就好,但我果然還是想知道。我了解知道越多並不會變得越快樂,也了解知道後等著我的終究不是幸福,怎麼說,我認為消去自己部分的心的確會感到幸福,所以什麼都不思考是最幸福的。不過我還是會繼續思考,還是會想要知道更多⋯⋯就產生了這樣的矛盾,到底是怎樣我自己也不太清楚(笑)。
(超級鬼打牆XDDDDD,簡單說就是不思考最幸福,但我就是想思考啦)

──但那樣的幸福或快樂並不是真正的幸福或快樂吧?
米津:嗯──到底是怎樣呢⋯⋯果然還是不知道比較幸福。如果不知道人類是無法互相理解這件事反而能活得比較幸福,但我已經知道這件事,就不能回到還不知道的時候了,所以才會一直思考既然知道了,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也就是我的音樂成了現在這樣雖然是諦觀思想卻還是抱持著希望的樣貌。

(⋯⋯中間在談做VOCALOID,開始做了之後發現「其實我也能做音樂的嘛!還做得很不錯!」,但越來越覺得面對的都是匿名的人和數字很孤單,但那段時間還是很自由很快樂啦這種感覺。)

──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間點以自己的名字、以自己的聲音開始做音樂呢?

米津:因為果然最後還是覺得只做VOCALOID很無趣啊,還是覺得匿名又看不見臉的社群再怎麼樣都比不上可以面對面的社群。雖然是從網路上起家,但還是會有看不起網路的時候⋯⋯會覺得匿名有時候是一種逃避、不揭示自己名字的發言也是一種逃避,雖然如果沒有背負著東西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說話⋯⋯但我覺得面對面說話一定更快樂。比起用文字闡述,面對面絕對比較快樂,當然也比較容易受傷就是了,但還是⋯⋯想活得更極端。雖然也可以活得很敷衍,不過既然要活果然還是想活得很極端,所以為了活得更快樂,得先用自己的名字開始才行。

──雖然您說您是「與世隔絕」的化身,但您其實很想要有所交流,打從心裡想面對人吧?
米津:啊⋯⋯的確是這樣呢,但關於這個我現在還不能很完整地回答,自己其實也不太清楚,但我真的很喜歡和人說話。其實我上次像這樣和人好好地交談已經是兩個禮拜前的事了⋯⋯(笑)平常我是完全不出家門的,所以遇不到人(笑)。但我非常喜歡和人坐下來好好說話⋯⋯雖然有時候表達得不是很好。

──但關於音樂還是很能說呢。
米津:的確,幸好這部分還可以。

──米津桑覺得自己的棲身之所在哪裡呢?
米津:自己的棲身之所⋯⋯應該是在他人之中吧。我並不認為自己心中的自己就是真正的自己,反而是他人認知的自己才是100%的自己,那裡我進不去,所以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自己心中才有的自己這種東西,那個稱為「我」的人類是散布在各式各樣的人之中,所以我並不認為在我之中有真正的我存在。

──為了讓真實的自己被別人看見,才做出這些音樂的嗎?
米津:沒錯,因為想要讓別人知道我,所以每次創作出新的音樂,就能讓其他人心中的我再增加更多樣貌或是重新改寫,像這樣慢慢改變他們心中的我。

──現在還會想組團嗎?
米津:哈哈哈哈⋯⋯想。雖然覺得自己不適合,但還是想要有一天組個團,不過如果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就不行(在叫你喔中ちゃん),所以可能組不起來吧(笑)。⋯⋯但還是想組團。(組起來了啦XDDD)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