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翻譯‧雜感】米津玄師 - Blue Jasmine

bremen.jpg

Blue Jasmine

作詞:米津玄師
作曲:米津玄師
唄:米津玄師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藍色茉莉花

每當聽你說起回憶 我就能強烈地感覺到
我在你口中的過去 毫無遺漏地參與至今

連遞出的茉莉花茶 都露出一臉欲哭表情
你困惑地啜上一口 這樣的你我也熟知

當可以選擇的路越多 我們就越不能輕鬆度日
但我的心和身體都深知 只要是與你便能活下去

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 嘿親愛的無論是哪一定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 對我來說便是特別
讓我們接吻和歡笑 讓我們惡作劇般地共度生活
因為我已經找到了即使失去一切也不會消失的東西

即使像早晨的星星般不見蹤影 即使現在還看不見
我也知道無論到了哪裡 都會有幸福掉落

我注視著熟睡的你 眼瞼上彎曲的睫毛
我意識到 從今以後的每一天都會很幸福

越是跟誰都能相處融洽 就越不能真正地敞開心扉
但跟你就能暢談的事情 我為你準備了好幾件

寂寞地不知如何是好 連這樣的心情都藏不住時
我就想聽聽你的聲音 那個夜晚我至今仍不曾忘記
往後這樣的夜晚 大概也會反覆來臨無數遍
但每到那時我就能更加確定 我是多麼愛你

津津有味地喝著我遞出去的茶 你的那個笑容
但願明天後天甚至未來 永遠都不會改變

接下來我們該去哪裡? 嘿親愛的無論是哪一定
只要有你在我身邊 對我來說便是特別
讓我們接吻和歡笑 讓我們惡作劇般地共度生活
因為我已經找到了即使失去一切也不會消失的東西

無論何時我都能確定 我是多麼愛你



ROCKIN'ON JAPAN 2015年12月號「米津玄師『Bremen』全曲解說訪談」(對談人:山崎洋一郎)

──最後一首是「Blue Jasmine」,上次說過「這是一首情歌」,但這次想要更深入談談這首歌。

做了13首歌後,本來的最後一首是「ホープランド」,但我想這張專輯不能以「ホープランド」完結。因為人光靠理想是活不下去的,所以必須是更能主動地驅動身邊事物的曲子,那得是非常小巧別緻的曲子──是能在半徑一公尺內完結的曲子才可以,最後成果就是這首歌。

──所以才會是這樣一首情歌啊。或許接下來是我的個人解讀也說不定,但我覺得這首歌說出了米津君對音樂的態度。當然我認為這是首可以從很多方面來看的歌,「米津交女朋友了嗎?」、「現在很恩愛吧?」這樣來解讀也可以,但我認為這首歌是米津君再次確認自己對音樂的想法,你自己覺得是什麼呢?

首先要說的是我現在沒有在恩愛中啦(笑),我是不可能活在那種閃閃發亮的生活中的人。我很喜歡「我愛你(愛する)」這句話,是一句可以對無論是戀人、朋友、音樂都可以使用的話,而且「我愛你」是一件極其普遍的事實。如果世界上有60億人,那這句話就是60億人都擁有的東西。我就是想要把這樣普遍的東西直率地表現出來,雖然以前的我很討厭這樣直接的表現,都是用間接的、有技巧的表現方法。

──就像是「vivi」,雖然說「我愛著你」,卻不是直接表現的「我愛著你」,而是作為副歌的修辭手法使用。

但我覺得這次的專輯必須明確地這樣做才行。無論是不說也沒差的事,或是說了會變庸俗的事,都要藉著表現出來做個了結。即使是會讓聽眾覺得聽了很陳腐的事,也必須用直接的表現來詮釋才可以,這很重要。如果問到那些陳腐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就得用直接的、坦率的方式表現,這才是非常具有能量的,所以我不想逃避,想正視這些。

──睡在身旁的女孩子的睫毛多麼惹人憐愛,你不想逃避的就是這種把心情直接傳達出來的事吧。

沒錯沒錯,雖然不知道該不該在這裡說,但我討厭那種只想要讓知識和教養走在前端,而拋下許多東西不去表現的人,討厭在這種環境下一步也不願意踏出去的人。只一味待在狹窄的世界裡、只是不斷刨挖自己的自我意識、只注視著自己的自我意識,舔自己的傷口這樣的生活環境的那種人──我也有過這樣的行為,所以或許沒資格這麼說,但我想要離開那裡。我覺得這個念頭就是做出「Blue Jasmine」的其中一個原因。

──這真的是首很感人的歌。『Bremen』意外地把觀念性和精神性都完美呈現,裡頭充滿米津君新的樣貌和新的能量。雖然這些東西很美妙,但這些異質性果然都是藉著精神性和觀念性創造出來的東西、世界,所以最後必須放入坦率的、直接的東西。有趣的是,雖然做了這首「Blue Jasmine」,但卻是整張專輯裡最架空的歌。這首歌其實並不是你生活的衍伸,反而變成這張專輯裡最虛幻、最虛構的一首歌。

正如你所說。

──這不是超棒的嗎?

(笑)

──就像「衣服全脫光後的裸體,其實是做得最仔細的衣服」,真是太美妙了。俗話說個人造業個人擔,你的戰鬥還會持續下去的,啊,真棒。(在嗨什麼啦www)

謝謝。


收錄於米津玄師的專輯『Bremen』的第十四曲也是最後一曲「Blue Jasmine」。
其實我也可以接受專輯就結束在上一曲「ホープランド」,但米津有他「要把大家拉回身邊」的堅持(笑),所以有了這首。比起「這誰?」我更震驚的是原來他也能寫這種曲子,也敢寫出這種曲子。
米津說是很快就做好,唱起來很舒服的一首歌,也是唯一的情歌。聽起來真的是非常輕鬆、毫無負擔、溫暖的一首歌,也的確有跟著音樂隊飛到一半,突然降落到地上的現實感。默默對那句「でもあなたなら話せることを あなたの為に用意していた」很有共感。
在11月的訪談提到,再怎麼崇高、怎麼思想性的東西,還是敵不過「那明天要吃什麼?」這樣的現實。一瞬間有點不習慣這麼入世的米津,但這麼現實的東西還是在訪談裡被一句話點破:「這是專輯裡最架空的歌」,好喜歡這樣的矛盾性,可以看到米津創作的延展性,但另一方面又有些疑慮:那麼過去的歌,有哪些是出自內心?又有哪些是虛幻的呢?不過我向來是接受創作者自由心證啦!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