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ナタリー:米津玄師 - 目標「Bremen」最後抵達的地方

ナタリー的「Bremen」訪談:米津玄師「Bremen」特集

翻譯下收↓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現在的自己就是「布萊梅音樂隊」

──做完「Bremen」後有什麼感想嗎?

我覺得這是張非常棒的專輯,但做完的同時陷入了非常嚴重的自我厭惡。

──你在第二張專輯「YANKEE」做完也這麼說了。

是的。做第一張專輯「diorama」時還完全沒有這種感覺,第一次有這種心情是在完成第二張專輯的時候。這次是打算將以前養成的「要做沒人聽過的奇怪作品」、「想盡量用很奇怪的樂音」這種想法捨棄來完成這張專輯,而我也覺得我做得很好。只是現在還沒給大家聽,所以不知道這張專輯是不是真的好、能不能被大家開心接受。

──專輯的名字是「Bremen」,然後搭配這次專輯的巡迴演唱會名字是「米津玄師 2016 TOUR / 音樂隊」。從這兩個東西可以聯想到格林童話「布萊梅音樂隊」,你是把這個概念加入作品裡嗎?

正如你所說。這張專輯的名字是在做第六首「ウィルオウィスプ」的時候取的,「ウィルオウィスプ」的歌詞裡也有能讓人聯想到布萊梅音樂隊的地方。

──「率領著小狗小貓小雞 我們逃離了城鎮」這裡吧?

這首是明確地以布萊梅音樂隊為發想寫成的,在寫歌詞的時候為了重新溫習一次這個故事,我查了布萊梅音樂隊的資料。故事是在說一群已經厭倦自己待的地方的動物要逃走,所以踏上前往布萊梅的旅程。這和現在的我有非常多可以連結之處,讓我非常感同身受。就在這麼想的瞬間,我決定將專輯取名為「Bremen」。

「ウィルオウィスプ」把拼圖拼起來了

──你之前說前一張專輯「YANKEE」有「移民」的意思,是描述「目標新天地而跋山涉水到了美國的人」。這次專輯跟這個想法有連結嗎?

是的,我認為有跟「YANKEE」相連的部分。在做「Bremen」的時候我又想起之前做「YANKEE」時發生的事,可能有點覺得那個還只是做到一半的感覺吧。

──做到一半?

就像剛剛說的,「YANKEE」裡頭有一半的曲子是使用自己以前養成的那些奇怪、奇妙的聲音做成,另外一半則是和以往不同、全新的作品。所以那時才會想說下次的專輯要完全捨棄那些奇怪的樂音,想做比「YANKEE」更深入的東西。

──所以你不是想做能讓人無意中被吸引的、不可思議的音樂,而是想好好地做一張無論是誰聽了都會覺得是很美的音樂的專輯?

是的。這次想盡可能地把「自己」這個東西從曲子裡排除,做一張普遍能讓大家都有共鳴的專輯。從以前到現在,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是一個人創作,而「YANKEE」還留有那時候的影子。

──我覺得「Bremen」還有另一個象徵。在布萊梅音樂隊的故事裡,沒有存身之所的動物們不是聚集在一起、團結在一起嗎?你借用了這個童話故事當作專輯名,然後以「アンビリーバーズ」這首歌作為第一首。就像之前訪談提到的,你用了「我們」這個詞來為那些和你有著同樣境遇的人發聲,這也跟這次專輯的主題有關聯吧?

在做「アンビリーバーズ」時還沒有想到要用「Bremen」,但的確是想用「我們」這個詞來做能拉誰一把的歌,或許那時就有意識到自己該成為這樣的角色吧。做完「ウィルオウィスプ」後就有把一片片拼圖拼起來了的感覺。在做「アンビリーバーズ」時還不完全清楚的「想帶領大家一起走」的心情,就好像藉著自己心中誕生的「布萊梅音樂隊」這個關鍵字而清晰了,這感覺很奇妙。

透過成對的曲子讓別的東西得以浮現

──專輯十四首歌的曲調和歌詞的角度各有不同,但我覺得無論哪首的用字和樂音都是以聽眾為畫面選出來。

我的確是想著要為誰做音樂沒錯,也想要被自己周遭的人肯定。以前我只是一心想著「我是這樣想的」,完全不關注身外發生的一切,在創作音樂上想法非常頑固。我覺得像這樣完全不關注周遭的事物,只用自己心中的東西創作是非常軟弱的行為,而我不想成為那樣軟弱的人,不想成為那種只關在自己的殼裡、只想用自己心裡所想解決一切的人⋯⋯我想要更強而有力地活著,或許某種意思上是我想活得更有男子氣概。另外,雖然最近已經說過好幾次,但我覺得種稻的人果然還是世界上最偉大的。

──種稻的人最偉大?

雖然我是音樂人,但人類要在社會上活著,音樂並不是必須的,負責食衣住的人才是最偉大的。我覺得自己是很脆弱的,脆弱到沒有這些人就會很快死掉。所以每次想到這裡,我就會想自己能不能為那些過著一般生活的人做些什麼呢?我在做這張專輯時一直思考這個問題。

──你在「YANKEE」的訪談曾說過其中一個主題是「詛咒」,這張專輯也有好幾首歌是同一主題的設定嗎?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像上一張的「詛咒」那樣說是主題,但這次我是想讓曲跟曲之間對話。

──「讓曲之間對話」是指?

可以說是透過這張專輯,讓明亮和黑暗的曲子可以彼此對話吧。這首歌是在說這些,但下一首歌卻又像要推翻它一樣說了那些。我想讓自己內心的光明與黑暗、正向與負面透過一張專輯具體呈現,讓它們各自對應。

──是指要讓曲子互相矛盾、互相對立囉?

是的。像「メトロノーム」和「Blue Jasmine」就很符合我心中對歌的概念。「メトロノーム」是離別的歌,「Blue Jasmine」則是直白的情歌。透過這樣的對立,我感覺好像有些什麼東西浮現。把自己侷限的某個部分取下做成一首歌,再把剩下的另一面做成另一首歌,我把這些全部放在一起,完成了這張專輯。

背對著鎮上的光朝黑暗前進

──其他還有類似的對歌嗎?

「アンビリーバーズ」和「ホープランド」也是這樣。兩首都是源自於自身的負面情感,有很相似的地方。我想要讓這張專輯從第一首到第十四首有漸漸變得黑暗的感覺,所以第十三首的「ホープランド」是非常黑暗的歌。但越是想表現黑暗,就出現了覺得不得不用明亮的字詞和樂音表現的感受。

──你剛剛說在製作這張專輯時,有想要讓曲子從明亮的地方往黑暗前進,也就是說米津桑是有意識到曲順在創作的囉?

那倒是完全沒有意識到,其中唯一有意識的大概只有「Blue Jasmine」。在做了十三首後,發現沒有適合放在最後一首的歌,才新做了「Blue Jasmine」。其他曲子都是在沒有意識到曲順的情況下寫的。

──「明亮之所」和「黑暗之所」是怎麼樣的畫面呢?

在沒有人使用、變得凹凸不平的高速公路上,各種人和動物將鎮上的光拋於腦後,往黑暗的方向前進。雖然沒有意識著曲順而做,但專輯做到一半,不知不覺中就浮現了這樣的景象。

──無論是專輯的曲名或是歌詞,都能看到很多「黑暗中發著光的東西」呢。「ウィルオウィスプ」是鬼火,「フローライト」則是螢石。「Neon Sign」和「雨の街路に夜光蟲」也都是這樣,這些「夜裡發光的東西」散落在各處。

在「アンビリーバーズ」時的訪談裡提過「搬家後寫出了很多歌」,這些就是那時寫的曲子。除了有建到一半的高樓大廈之外,在那個看起來就像要崩塌的城鎮裡看到的印象深刻的景色幾乎全都是夜裡的東西。橋的對面有光亮,可以看到忽明忽滅的光,就像這樣的景色。所以你說的「黑暗中發亮的東西」可以說就是我現在住的城鎮。

──這就是為什麼你會在「アンビリーバーズ」歌詞的第一句寫下「車頭燈緊追在後 我們走在高速公路上」呢。以此來明確點出「接下來故事就要從變成廢墟的高速公路作為舞臺開始囉」。

「アンビリーバーズ」正是那樣的曲子,這張專輯就是以此為起頭製作的。

看了「平成狸合戰」後,覺得自己應該要站在船頭才對

──第八首的「Neon Sign」則是放在可以說是折返點般重要位子的一首歌,這首是怎麼完成的呢?

這首歌⋯⋯該怎麼說呢?其實關於做這首歌時的記憶幾乎都忘記了,只記得那時候在看聖經。

──「明明緊繫雙手 心靈相通 勾了小指 最後卻回首一盼化作鹽柱」就是引用自舊約聖經裡很有名的故事呢。

是的。做這張專輯的時候我一直在讀聖經,思考了很多事。啊,要說的話,我想起來了,我那時候還在考慮要研究「大乘佛教」。

──研究大乘佛教?我很有興趣,可以說詳細點嗎?

會這樣想是因為我又重新看了高畑勲導演的吉卜力動畫電影「平成狸合戰」。那部電影是在描述一群被迫離開居所的狸貓想要把人類嚇跑,所以幻化成各種東西,進行了一場百鬼夜行,但結果那樣做毫無意義。在意氣消沉的狸貓之中瀰漫著「沒辦法了」的空氣,於是長老就準備了一艘大船,叫狸貓們搭上船,一起往海的另一頭旅行。要說的話,就是要帶著已經失去生存之道的狸貓們一起去死的意思。看完之後,我覺得這個故事很像大乘佛教,我覺得自己也應該站上那樣的船的船頭,率領著什麼踏上旅程。

向著桃源鄉前進是很重要的

──聽到你的一番話,才發現「平成狸合戰」和「布萊梅音樂隊」有相同的部分呢。狸貓們百鬼夜行就跟「布萊梅音樂隊」裡的驢子、狗、貓和雞在森林裡的房子,裝成鬼趕走盜賊一樣。

啊,對耶,很像呢。

──「布萊梅音樂隊」裡最後是「四隻動物在那個房子裡過著幸福的生活」這樣的Happy Ending。也就是說扮演成幻影和幽靈,對失去居所的人和動物來說是起死回生的策略,這點和「平成狸合戰」是相同的。

原來如此,真的是這樣呢。(譯註:等等你之前沒想到嗎XD)聽到你這樣說,我心裡又有了一個領悟。

──你是指?

「布萊梅音樂隊」裡的動物們最後並沒有到達布萊梅,而是在森林中奇怪的小屋住了下來。而「平成狸合戰」裡的狸貓也沒有建起香格里拉,而是假扮成人類,苟延殘喘地勉強過活,同時在生活中尋找著小小的幸福。我自己也覺得沒必要一定要到香格里拉,因為現實上來看,如果對現在待的地方感到疲累,也不是不能到別的地方吧?因為什麼煩惱都沒有的桃源鄉是不存在的,所以必須不斷妥協、不斷和不同的人類互動來過活。但即使知道桃源鄉並不存在,「想要往那裡去」的念頭也是很重要的,無論那是多麼虛幻般的存在,重要的是要往那裡前進。

我想透過專輯創造出故事

──根據你剛剛說的,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最後一首必須是「Blue Jasmine」的理由了。因為是有很多幽靈和鬼火之類的主題的專輯,所以就要用象徵日常幸福的「遞出的茉莉花茶」來結束。

沒錯,我覺得那很重要。第十三曲的「ホープランド」是很浩大、莊嚴的曲子,如果用這首完結的話感覺很棒,但我覺得不能就這樣讓專輯結束。「ホープランド」裡有「你隨時可以到我這來」,但聽眾會覺得「那是要去哪裡?」。(譯註:太有畫面,忍不住笑出來XD)雖然用精神上的「來我這裡」可以解釋,但我卻不能為那些聽我曲子的人指出一個有著實際空間的地方,我覺得那樣太不負責任了。雖然我想讓聽我的專輯的人有一個存身之所或是讓心靈寧靜的地方,但我最終也只能提供這點程度的東西。我既不能給那些人工作,也不能供他們吃飯,因為我種不出稻米。

──所以你才覺得種稻米的人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人。

沒錯。雖然自己種不出米,但還是得指出一個類似的東西才行,那就是「Blue Jasmine」。這首歌是一首沒什麼大不了的情歌,作為結束實在是太無趣了,但我覺得就非得要用這樣的曲子作為專輯的結束才行。我認為只是追求精神上滿足的生活實在是太易碎了,因為我有過這樣做最後卻出了嚴重大問題的經驗。所以我認為必須好好地把目光放在離自己半徑五公尺內的東西上,我就是想告訴聽這張專輯的人,你是擁有選擇權的,才做了「Blue Jasmine」。

──你覺得這是你至今為止做過最棒的情歌嗎?

是的。事實上這首歌是一瞬間就做出來的,歌詞、旋律和和弦很快就做好了,編曲也在兩天左右完成。是至今為止所有的作品裡最容易唱、唱起來也最舒服的歌,和我現在的感覺非常接近。

──原來如此。雖然剛剛一直在談這件事,但我真的覺得「Bremen」就像是一個新的童話故事般的專輯。雖然米津桑一開始說「想做大眾性的東西」,但這給我的感覺比起大眾性的POP音樂,更接近寓言的大眾性。

正如你所說,或許我想讓我的曲之間有所對話,就是因為這樣吧。讓擁有一個主張的人和擁有另一個主張的人來場對話,藉此慢慢釐清某些東西,這就是很多故事的基本構造,所以我也想創作出那樣的故事。



自己摘出的五個重點:
1. 貫穿整張專輯的主題是「布萊梅音樂隊」。做專輯的時候一直在讀聖經。
2. diorama是慣用的音樂風格,YANKEE是一半一半,Bremen是全新的風格,想做出誰聽了都會覺得美的音樂。
3. 這張專輯是想讓成對的曲子對話,如「メトロノーム」和「Blue Jasmine」、「アンビリーバーズ」和「ホープランド」。
4. 曲順安排是從明亮走向黑暗,但最後用「Blue Jasmine」將聽眾拉回現實。
5. 想用這張專輯創作出童話故事,「想做大眾性的東西」的意思不是做大眾性的POP音樂,而是讓作品更接近寓言的大眾性。

米津記性真的很差⋯⋯XD 已經好幾次看到他說「忘記那時候在幹嘛了」,然後讀聖經⋯⋯他的曲子宗教意象很多,真的有種什麼書都唸的感覺。不知道是因為想說的東西變好懂了,還是他的表達能力真的有進步?訪談不再像diorama那時候那麼難讀。

前幾天跟朋友B聊天,B分享了他很私人的一面。聽著聽著越覺得耳熟,才發現這不就是米津以前說過的自己的黑暗時期嗎?因為實在太相似,瞬間有種在聽米津訪談的感覺。或許該說自己很幸運不是那種個性,也沒有過那樣子的時期,每次看米津那時期的訪談都有種隔層紗的感覺,如今有過類似經驗的人就出現在身邊,才突然有了真實感。

B說那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還好之後有試著肯定自己,也在其他朋友的陪伴下逐漸不會鑽牛角尖了。我很高興現在無論是B或是米津都有稍微走出來,走向更穩定的心靈。也向B討教了如果遇到身邊的人進入那個狀態時,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如果你不懂他的感受,不要說你懂」、「不要說是他想太多」,「只要讓他知道難過的時候,你在就好」。現在B的身邊也有跟他當年一樣會週期性進入黑暗時期的朋友,他會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他怎麼做比較好⋯⋯我覺得有點像米津在這張專輯裡想做的事一樣,因為自己有能力了,所以想帶著跟他有同樣境遇的人,一起往前。

這張專輯或許乍聽之下少了點以往感官上的魅力,但在專輯的意義上,這是一張非常具自信、非常有力量的作品。每次的新創作都讓我更多一些參與他的成長和變化,而我想我願意就這麼繼續下去。

■ Comment

No title

謝謝翻譯!
一邊看一邊有感動到,有一種的確是跟隨他成長走出來了的感覺

Re: No title

> 匿名桑
我想這就是他希望達到的目的,希望還能見證更多他的成長XD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