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cake:從被當作怪物養大的少年,到被神選上。

翻譯了cake上的連載專欄「米津玄師、心論。」的第三篇:怪獣として育った少年が、神様に選ばれるまで。
因為love和怪獸圖鑑的需要,先翻譯了其中談到有關「繪畫」的部分。但最後面的「等待被神選上」也很好看,很喜歡米津這樣的思考方式。雖然要付費,一個禮拜也不算貴,個人認為值得一看。

以下翻譯。

從以前開始就覺得自己是怪物

──米津桑所描繪的插畫中有許多女性,為什麼您不常畫男性的臉呢?

嗯⋯⋯因為在畫畫的時候,我很討厭畫男性。因為只要我畫男性,不管我心裡願不願意,都會在畫裡投射出自己⋯⋯即使從客觀的角度來看,也都會覺得看到了自己的投影。我很討厭這樣。

──為什麼會感到討厭呢?

我從以前開始,就不時會覺得自己是怪物,或許該說「不是普通人」吧。

──是在什麼樣的契機下變成這樣的嗎?

我在幼稚園的時候,嘴唇曾經受過傷。那時被載到醫院,縫了好幾針,當天就回到幼稚園了。到幼稚園後,大家都圍上來,用好像看到怪物的目光盯著回來的我看。這個回憶非常深刻,從那一瞬間開始,我就一直深信「我已經再也不普通了」。所以才會很討厭自己的身體,即使到了現在,也非常討厭看到影像或是照片上有自己的臉。

──這件事也影響了您的作畫。

是的。我非常喜歡畫女孩子,但畫男孩子的時候會怎麼也冷靜不下來。所以我硬是畫出頭上罩著紙袋、頭變成電視機的角色。
我投射自己於那樣的角色之上,邊想著「我就是這樣的存在」邊作畫。

──米津桑的畫裡總會有許多怪獸登場,那也是您自身的投射嗎?

是的。我對那樣的怪獸很有共鳴,當要表現自己的時候,都會畫成那個樣子。

──怪獸或異形和女孩開心並存的場景,也常在您的插畫或「フローライト」之類的MV裡反覆出現。關於這個您自己是怎麼看待的呢?

要追根究柢的話,我想是因為我是個御宅族(オタク)吧,會在二次元的女孩子身上投射自己的理想。但和那些女孩子們相處融洽的終歸是怪獸,雖然是投射自己而創作出來的怪獸,我自己卻不會介入其中。

──但米津桑所描繪的女性,在筆觸上和那些俗稱萌系角色或是動畫人物不一樣,而是有著凜然、不討好男性的形象。

可以說我不太喜歡那些俗稱的二次元角色吧。我對於直接表現出男性慾望的角色帶有某種厭惡感,這或許和自己心裡的倫理觀有關。綜觀近期的女性偶像文化,我總會感覺詭異奇怪。

──那些和您專輯冊子裡的插圖形象不一樣呢。在您筆下女孩和許多怪獸並存的畫面中,雖然全都是不同的種族,看起來卻像是一個整體。我認為這可以說是米津桑心中某種理想國的樣子。

是的,我想就是那樣的東西。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