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Real Sound:米津玄師揭露「嶄新音樂」誕生的地方──「創作的同時不斷詢問孩提時的自己有無出錯」

翻譯自:Real Sound的「米津玄師が明かす、“新しい音楽”が生まれる場所「子どもの頃の自分にお伺いを立てながら作る」訪談。

「美只會棲宿在充滿緊張的地方」

──新單曲『orion』的三曲都是搖滾樂曲,卻也是作曲者深刻表現自己新的一面的作品。首先,表題曲的「orion」是以怎樣的形式創作的呢?

米津:剛做完「LOSER」,就收到『3月的獅子』片尾曲的邀約。原作是非常美的漫畫,也是我以前就很喜歡的作品,真是求之不得的邀請。於是我便開始做符合這個作品的音樂。

──「美」是您和這部作品產生共鳴的重要關鍵嗎?

米津:是的。羽海野千花老師筆下的漫畫,總能將登場人物心裡細微之處無一遺漏地表現出來。那該說是氣勢嗎?還是集中力呢?⋯⋯給我的深刻感覺是,有些東西只有在擁有這些能力的人的作品裡才感受得到。一言以蔽之,這是一部「美」的漫畫,而我也為了不輸給那份美,努力創作這首歌。

──也就是說這部作品讓您自身中的「美」得以呈現。

米津:是的。那原先就是我在創作音樂時的方針,但在這點上我也和『3月的獅子』有所共鳴。總之這部作品就是柔軟、閃閃發光,劇情很有趣,但也有相對嚴肅的部分,不安的情緒也很濃烈。因為有這兩種心情共存才能成為一個完整的作品,我對這樣的作成方式非常有同感。或許可以說這是一種稍微不平衡就無法成功,像是走鋼索般的創作手法。因為自己也是一直以這種方式創作音樂,所以就擅自覺得深有同感。如果是這部漫畫的話,我有預感能依循它的故事創作音樂。

──「orion」的確同時擁有明亮、不安、瞬間性,有銳利細微表現的作品。實際製作上您是運用何種主題呢?

米津:我是站在桐山零(※『3月的獅子』的主角)的視角。跟漫畫一樣,他自身就是個時常不安、時常潛身進深處的人,所以我必須從他的角度來創作。他所追求的是有著對手的將棋,而我則是音樂,雖然形式上有些微不同,卻也確實有著相同的地方。將棋盤上的棋子有很多種可能性,他一步一步地,摸索著自己覺得美麗的方式前進──我不算下過將棋,但總覺得這樣的心情似曾相識,或許零的心裡含有很多與自己相通的地方吧。

──在你10幾歲時,創作音樂就在某種程度上,有著像是將棋對局般令人不安的感覺嗎?

米津:是的,我認為在什麼也不懂的10幾歲時更有這種感覺。當然現在不懂的事物還是讓人討厭地多,但那時對於無法好好完成想做的事和不得不做的事的自己,更常感到絕望,所以我才會更加埋頭進音樂之中。我想零一定也是一樣,在自身的資質或是周遭環境的苛求中痛苦掙扎,才會更沉溺於將棋。
與10幾歲的時候相比,我覺得現在25歲的我已經有在好好活著了。雖然還是有亂七八糟的時候,但比以前更會在表面上作出積極的樣子,也更能輕鬆擺脫某些東西,當然我也相信有些東西因而死去了。過了10幾歲的青春期,大家都成了大人,過程中必定會丟失某部分的自己,我其實覺得那樣也好。但在我之中,仍舊能深刻感受到孩提時的自己存在,我能感覺到創作音樂時,我是不斷在詢問孩提時的自己有無出錯。

──和孩提時期的自己對話聽起來很有趣呢。

米津:當25歲的我問「這種感覺怎麼樣?」,他就會回我「現在的你或許會喜歡,但12歲的我可不喜歡喔」。最近開始或多或少會認為,創作音樂大概就是在「讓青春期不安的自己留下形體」吧。

──原來如此。在米津桑所創造各式各樣不同的世界中,「orion」的確藏有相當純化的東西,我相信這首歌對10幾歲的聽眾來說也會有共鳴。該說是米津桑的青春濃縮而成的曲子嗎──

米津:當我決定這首歌要做冬曲之後,便將腦中關於冬天的所有形象攤開來看,在那之中浮現出小學時,倏地往上瞧見的星空。冬天的天空很清澈,所以可以清楚地看見星星。我往上看,便見三顆星星連成一列,我想「那該不會是獵戶座吧?」那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找出星座。那時所受的衝擊至今仍深深留在記憶中,我認為這首歌就是我誠實地將孩提時期的自己創作出來的作品。

──另一方面,樂曲也如實表現了持續進化至今的米津桑的世界呢。這是因為米津桑很關注美國的HIP-POP和Trap元素吧?

米津:沒錯,我最近很喜歡,也一直在聽美國風的音樂。從製作跟『3月的獅子』貼切的音樂開始,旋律、歌詞──我認為我在創作這類和歌有關的東西,過程中是非常真摯的,也有自信做了很棒作品,所以覺得在樂曲編曲上或許可以自由嘗試更具實驗性的東西。讓美國風和日本的J-POP元素相互拉扯,摸索適當的配置,我現在稍微有抓到感覺了。

──的確,歌詞和旋律是真誠而細膩的,但另一方面樂曲配上Party Rap也不顯唐突,從這樣的對立中能感受到緊張感充斥。

米津:美只會棲宿在充滿緊張的地方。在閃閃發亮之中,輕鬆和現實場景交織對立的『3月的獅子』亦是如此。我認為不停花心力思考自己該做什麼、要做什麼才能完成最棒的漫畫或是音樂的人,早晚會得出這個結論。羽海野千花老師就是達成這個境界的創作者,閱讀她的作品讓我獲得了勇氣,也回頭反思「那我呢?」,所以能做這樣的曲子,我真的很開心。

「曾經積極的自己已經成為過去了吧」

──二曲目收錄的「ララバイさよなら」是吉他樂的歌曲,尤其BASS旋律非常帥氣,是接二連三吐露情感、帶給人強烈印象的痛快曲子。這首也是和「orion」同時期做的曲子嗎?

米津:是在做完「orion」之後。對我來說這種心情比起憤怒,或許更接近失望、放棄的感覺,如果講得太白可能會惹火很多人,這裡能不能讓我保留(笑)。

──我明白了(笑)。音樂來的話,則是冒險地使用為數甚少的音數來做成呢。

米津:是的,由我自己演奏。一開始的作品音數更多,編曲非常精細,我卻覺得這首歌不該是那樣。邊覺得不對邊刪除音數,就變成我真正想做的樣子,我認為這樣才是最棒的,或許是自己的音樂史上(音數)最少的歌吧。

──以搖滾樂來說非常新鮮,雖然是無法說得太多、意義深厚的曲子,曲名「ララバイさよなら」卻非常直接。

米津:是的,我本來就有部分愛挖苦人的性格,這個曲名充分表現了這點。

──您是從10幾歲開始就是這種愛好挖苦、惡毒,對什麼都感到憤怒的個性嗎?還是有在慢慢地改變呢?

米津:是怎樣呢,跟以前比起來或許有變少吧,以前是更愛挖苦的人。會說挖苦,是因為對很多事有所期待吧,如果沒有期待就不會想挖苦了。挖苦就是背叛了「其實想要愛自己」,這點來看以前比較強烈呢。

──下一首是「翡翠の狼」,和「orion」同樣是由孤獨感和閃閃發亮的樂園元素對立交織的歌呢。

米津:這首歌該怎麼說⋯⋯完全是在說自己呢。

──原來如此。〈高めの崖を前にほら嘆く 誰かの力借りりゃ楽なのに(面對高聳山崖聽啊又是悲鳴 明明借助他人的力量便能輕鬆攀越)〉像這樣的歌詞般,隔著些許距離表現自己。

米津:是的。這首歌的第一段做於2015年左右,我是接續那完成的,所以對我來說第一段和之後的幾段完全不同。那時和現在雖然都是思考著同樣的東西在創作,但明顯地有很不一樣的地方。我不曉得客觀角度聽來是怎樣,但自己在這1~2年有所改變,現在的感覺已經和那時不一樣,所以可以看出整個過程的橫斷面。某些意義上來說,我覺得這首歌也不可思議地呈現了自己走過的路。

──和以前不同,米津桑所說的橫斷面是指?

米津:以前的我對很多事情都有所期待,與之而來也有絕望,不斷重複著期待和絕望,不斷讓自己沉浸在這樣的循環中。但最近無論好壞,這樣的感覺已經在逐漸消失了。現在雖然也有會對活著感到興奮、感到雀躍的時候,但有時也會覺得這樣的心情是不是已經被我用完了呢。從今以後遇上所有的興奮之事,或許也都只是以前心情的亞種,有時也會突然想到,或許再也不會遇上未曾感受過的美了吧。可能有人會說:「你還年輕,說些什麼啊」,但我現在就是會這樣想。
但我也認為,就是因為反覆問自己這些問題,我才能寫出這首歌這樣子的歌詞。該說全看我怎麼想嗎?「那就做我覺得美的東西就好啦」有時也會變成這樣很正面的思考方式。

──或許不會有新的東西產生了,有時候這樣的想法也能成為創作的源頭呢。某種意義上,「放棄」這樣的感覺也是現在的米津君創作的源頭之一,這是我聽到您的想法而產生的念頭。

米津:有時候會覺得,曾經積極的自己已經成為過去了吧(笑)。現在雖然也有屬於25歲的青春,但已和10幾歲的青春不一樣了。您知道『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這部電影嗎?

──知道,是以80歲狀態出生的男人,隨著年齡增長反而變得年輕的電影。

米津:沒錯沒錯。雖然和某個女生談了戀愛,但兩人年紀交錯不過一瞬間,在那之後就是不斷相距越遠。就跟那一樣,對我來說積極的那時期,已經慢慢離我遠去了。

──以這樣心態所做的音樂,我覺得有種奇妙的明亮感、放鬆感,這點很有趣。

米津:思考這樣的事到最後,就是開始「信仰」自己心中那孩提時期的自己,我也因此得救。因為每天實在太無聊了(笑),我想要那個孩子來救救我,所以要做出讓那時充滿希望的自己聽了也不會蒙羞的音樂,一直大吵大鬧也不是辦法嘛。

──另一件想問您的是和LIVE相關的問題。您的舞讓我印象很深刻,我覺得身體性這樣的元素,在您的音樂表現中比例越來越重了。您的音樂也有稍微開始傾向舞曲,所以果然還是有些改變吧?

米津:的確現在的我多了所謂的身體性,隨著努力練舞、鍛鍊身體,我所做的音樂也因此改變了。不過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精神和肉體本來就不是各自獨立的東西。三島由紀夫曾對太宰治說過:「你的煩惱不過是用條乾布就可以擦乾的東西」,實際上只要調整身體狀態,心裡的某些煩惱也是可以解決的。因為鍛鍊身體,我現在能做出肉體性的旋律,也學會肉體性的演唱方式,這些都是以前的我所缺少的東西,所以感到非常新鮮也非常享受。

──LIVE演出和音樂都有變化的徵兆出現,我越來越期待了。今年應該也可以聽到很多新作品吧?

米津:我想今年會是做很多很多歌的一年。不斷作曲的過程中,我大概也會從中發現新的東西吧。雖然還不知道整體看來是什麼樣子,但總不能每次都做一樣的東西嘛,我現在全心全意要做出值得一聽的東西。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