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ナタリー:米津玄師『orion』訪談:重疊桐山零與自己

翻譯自:ナタリー的「米津玄師『orion』インタビュー:桐山零と自分を重ねて」訪談。

漫畫中出現了我日常生活會看到的景色

──「orion」是羽海野千花和漫畫同名的動畫「3月的獅子」的片尾曲。您有看過原作嗎?

米津:有,這部漫畫是以東京的月島為舞臺。其實我也曾經住過月島,也是那時候開始看這部漫畫。是某天在便利商店偶然發現的,「啊,我看過這條河和這座橋」,漫畫中出現了我日常生活會看到的景色。因為這件事,在我心裡成為了很重要的作品。

──您過去曾讀過羽海野的其他作品嗎?

米津:我以前就很喜歡「蜂蜜幸運草」,記得那時候在便利商店看到「3月的獅子」,就是因為「是蜂蜜幸運草作者的新作啊」而拿了起來,所以很開心有這次創作機會。

──原來如此。您對「3月的獅子」有什麼印象呢?

米津:是一部很纖細的漫畫,在看「蜂蜜幸運草」時也有這種感受。柔和的氛圍中帶有喜劇和閃閃發亮的感覺,但也讓人感受到作者想將纖細心思中的微妙之處無一遺漏地展現、夾藏進那閃亮之中。我覺得這部作品表現了羽海野老師非常真摯的人性。

──讀起來是「給人溫暖感覺的治癒系作品」,但其實描寫的是非常現實醜陋的寫實人生劇,這也是這部作品的魅力。這點我在米津桑的音樂上也感受得到。

米津:謝謝。「orion」是以主角零為形象所做的曲子。我在看漫畫的時候,也常覺得零和自己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所以才會對做這首歌有這麼深刻的感觸。

總覺得零的人性和感覺似曾相識

──您作曲時是以怎樣的概念去創作的呢?

米津:我首先思考「該怎麼做動畫主題曲」,接著因為故事一開始就設定好,所以我想「那就從下支撐起整個故事吧」。為此我必須將「3月的獅子」在心裡反覆咀嚼,透過自己的角度再建構故事,因此站在零的立場來作曲,對我來說是最適合自己的方法。創作音樂的我和透過將棋開拓新世界的零有很多相連結的地方,也總覺得零的人性和感覺似曾相識(笑)。為了好好表現出作品中的柔軟和某些時候的堅實,我必須將零作為媒介。

──您至今為止的作品大多是依自己的想像力從頭創作,這次是第一次曲子有既定的主角,關於這點您有什麼想法?

米津:雖然說是以零為形象去創作,但果然還是在說我呢。雖然是以他為形象,但我終歸不是零,不知道他思考的本質。從我口中說出的話,終究只是我的話,但這又是非常自然的事。所以如果你問我這是不是一件難事,我覺得歌詞非常難寫⋯⋯這點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

──那樂曲又是如何呢?弦樂器力道很強,和曲名一樣是首會讓人想在寒冬夜裡仰望天空的曲子。

米津:謝謝。曲子的話,我是懷著「來做冬曲吧」的想法創作的。說到冬天,就給人凜然的印象呢,因為空氣乾燥,可以清楚看見星星。開始作曲的時候,我首先思考「我記憶裡的冬天是什麼樣子呢?」接著想到的是,孩提時往天上看,曾看見非常美麗的星星,在這些記憶中第一個想起來的就是看見了獵戶座。那個熠熠生輝、閃耀著的獵戶座就是星座之於我的初體驗。那樣的經驗衝擊了我,直到現在仍深深留在我的記憶中。所以用「冬」這個關鍵字在腦海裡搜尋之後,我便以最先浮現的「獵戶座」作為概念創作曲子。

因為沒辦法成為任何人的同伴,所以我想對所有人都溫柔以對

──接著第二曲目的「ララバイさよなら」則是和「orion」完全不同風味的歌。表現出了粗暴、憤怒,飄盪著不穩定的氣氛。

米津:如果要我對這首歌費盡唇舌來解釋,我會很痛苦的(笑)。並不是生氣的感覺⋯⋯嗯──該說只是不能去信任別人嗎?這一直以來都是我心中驅動自己、本質上的原動力。一部分的自己不太想去信任別人,不想成為任何人的同伴,因為沒辦法成為任何人的同伴,所以我想對所有人都溫柔以對。尤其是以前的我常這麼想⋯⋯為了不信任別人而去信任人、為了信任人只好不去信任人之類的,這就是構成我的基本原理,我在孩提時期就製造出這樣的「引擎」在自己的身體裡。

──原來如此。

米津:那引擎現今更是深刻地留存體內,有時候我會用這個作為原動力來創作音樂。所以才會需要在做完「orion」後,透過做這種曲子,讓自己的心恢復以往的平衡。

真摯地去「哄騙小孩」

──米津桑是如何保持「聽眾想聽的、自己想做的、自己應該做的」三者間的平衡呢?

米津:關於這個,我是一下傾向這、一下傾向那呢,有時保持平衡、有時不保持平衡。好比說「orion」是為「3月的獅子」而做,是一首因它的故事、登場人物、畫的風格而生的曲子,因此在這之中幾乎沒有自己想做的、自我這類東西。即使有,也是潛藏在不會被看見的地方,以現在的角度來看就是有保持好平衡的例子。

──原來是這樣。米津桑以這種方式創作出的音樂,總讓人感覺是稍縱即逝的,激烈的情感散發出美麗的光輝。

米津:音樂就是這樣,有時候很簡單便能感動人,有時候兩個小時的電影、五分鐘的音樂就能左右人的一生。但那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事呢,因為這世界上充斥著許多無聊的音樂,不是嗎?聽了那樣的音樂,孩子會很容易受騙上當,也可以說這是「哄騙小孩」的行為,而就某些層面來說,我也是共犯之一。嗯⋯⋯所以必須認真地去哄騙小孩才行,或許「哄騙別人」聽起來是非常負面的行為,但我認為音樂就是這樣的東西。

──的確是這樣呢。

米津:寫歌詞的時候我總是這樣想:「詩化的表現其實和說謊密切相關」,因為所謂的奇幻不就是謊話嗎?透過創作出一個我們稱之為奇幻的架空世界,現實中那含糊不清的世界也會同時於那之中浮現。

──是的。

米津:「說謊就可以拯救某個誰」,所以必須非常謹慎、敏感地對待這個謊言,這對我來說是很重大的責任。假如說在我之中有著音樂之神存在,神說「我想往那走」,我就必須全心全意秉持奉公精神往那去。雖然不想要聽起來很輕浮,但我對音樂果然是抱有極大感情的,至少從今以後,自己也要繼續真摯地「哄騙小孩」下去。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