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ROCKIN'ON JAPAN:『3月的獅子』為什麼能讓米津玄師做出以戀愛為主題的『orion』呢?

翻譯自:ROCKIN'ON JAPAN 2017年3月號
很多地方跟其他篇訪談大同小異,以下節錄一些自己喜歡的。

談「love」

──還沒跟你聊過收錄在去年12月出版的『怪獸圖鑑』裡的「love」,那我們就從這裡開始吧。這首曲子是如何誕生的呢?

米津:那時是怎樣呢?一開始並不是像現在這樣的曲子,而是明亮和平的,但我做好後把那個暫時冷凍,去做其他不同的東西了。之後回頭要繼續做『怪獸圖鑑』時,又換了一種作業模式。首先,我感覺這首歌還沒完成,然後就把它束之高閣了。才剛想著「那要做什麼曲子呢」,很快地又做好了,那一兩天的心情真的很浮躁,只記得回過神時,曲子已經做好了。

──這樣啊,那編曲和樂曲也大致都做好了嗎?

米津:是的,所以我不太記得做歌時的事了。(譯註:我覺得山崎洋一郎要打人了XDDD)

──該說是很反常的編曲嗎?音色本身很怪異,曲子聽起來則是極端使勁的。

米津:沒錯。

──這樣的曲子竟然是自然而成的,真的是、奇蹟呢。

米津:(笑)的確呢。怎麼說那真的⋯⋯嗯──現在也覺得那時完全沒考慮自己想做什麼,所以真的是自己做的嗎──像是晚上睡覺時有小精靈在做鞋子,早上起床時已經做好了這種感覺。

──但做出來的東西卻正好是你心裡想做的東西?

米津:是的。

──不,一開始我是想請你做附在書裡,類似宣傳曲的東西就好。但是聽了你給我的曲子,喂這實在太過認真了吧(笑)。

米津:哈哈哈哈哈。

──只身為責任編輯卻讓你做了這樣的歌,這樣真的好嗎?完全像是剛速球飛來般嚇人的曲子。

米津:但我真的做了很棒的歌,甚至讓我覺得不是自己做的。我還想過「做歌的這傢伙怎麼會這麼了解我?」(笑)。

──但是從『怪獸圖鑑』中創作了曲名為「love」的歌,想想還真是厲害。

米津:嗯。

──為什麼會把這首歌取為至今未用過的「love」這個曲名呢?

米津:嗯⋯⋯我認為『怪獸圖鑑』是非常私人的作品,是把自己極其私人的部分,不經任何修飾地呈現──所以是與自己非常靠近的作品。去年『怪獸圖鑑』決定要出書的時候,嗯,或許不全然是這樣,但我那時擅自認為這會是回顧自己半生的東西。因此會出現「love」這樣的曲名,雖然還沒有細想過,但或許是我不自覺中想肯定過去的自己。

──我大概也是同你所想,但我並不認為你是因為把過去的自我集結成冊後,才用「love」這個曲名去肯定過去。而是因為現在正是那個曾經是『怪獸圖鑑』的米津君,踏出新的一步的時刻,所以不是勉強自己去肯定過去,而是成為了值得肯定的人,所以才要在這個時候使用這個曲名吧。也因此你才會覺得這個歌是那麼自然而成,彷彿出自他人之手吧。

米津:(笑)沒錯。以前的我絕對不會取「love」這種曲名,「什麼love少在那邊不懂裝懂」──我自己想來也覺得有點好笑,但如今已經辦得到了呢,這件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但並不是用美麗的旋律、美麗的編曲來演唱這首「love」,而是把自己的歪曲之類的地方完全展現出來。可以說是古怪、極端的樂音被編曲成聽來很掙扎的曲調,在唱出極其孤獨的光景的同時也在歌頌「love」,不,實在是奇蹟啊(笑)。

米津:哈哈哈哈哈。

──而且LIVE上的「love」也太驚人了吧,完全就是現在米津君的感覺。在「はうる」巡迴中,那沉重、一如浸在湖底的演出,卻又是極其真實。

米津:怎麼說,我也想過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笑)。

──不,實在是太棒了,那大概是只有現在才做得到,也只有現在才看得到的東西。

米津:嗯,你說的對。

談「orion」

1、
米津:下將棋跟創作音樂是一樣的,都是一對一的關係(面對對手/面對聽眾),該用什麼純度最高的東西來表現這類關係呢?我自然而然就想到「戀愛」,所以做了這首戀愛曲。但並非以零的角度對某個特定的誰表達「我愛你」,而是對代表溫暖的川本三姊妹、對局對手、一起往更高目標努力的同伴,對這個整體表現愛。

2、
──在我聽來,編曲、曲調、歌詞全都聽起來超級浪漫。

米津:啊哈哈。

──你剛剛說的戀愛,換句話說不就是這樣嗎?談到概念是獵戶座時,你也說「冬天啊,若說到冬天,就會想到看見獵戶座時的心情呢」,這想法跟平常的你很不一樣欸,不像以前那種講道理的感覺,總覺得米津君變得愛作夢了。

米津:哈哈哈哈哈。

米津:吸收了羽海野老師作品中柔軟的感性、線條、漫畫裡的用字遣詞,結果我覺得自己也變成那個女國中生了(笑)。

──能讓米津君變成一個安心、浪漫的人,羽海野老師真是稀有的創作者呢。「說到冬天就想到獵戶座」,這樣的訪談我還真是第一次遇到(笑)。

米津:真的嗎?(笑)

──真的啦!以前都是「我的話,果然會想到沙漠呢」。(譯註:笑死了不要偷婊ナンバーナインXDDDDDD)

米津:哈哈哈哈哈!確實如此。

3、
米津:羽海野老師對我畫的單曲封面非常讚賞,但其實剛開始我有點抗拒⋯⋯

──為什麼?

米津:要說的話,這是別人家的孩子啊。別人借我他家的孩子,我就對他有責任,就不能隨興做做。所以畫畫的時候,真的很煩惱啊。但聽到老師非常開心,就覺得「啊啊,太好了」。

4、
米津:和零相似的地方在於,同樣對於自己身為人的資質和與生俱來的東西,有時候會感到絕望或是自我厭惡。我們都是在與這樣的心情纏鬥的同時,祈禱著能有誰來愛自己,一邊前進著的。在遇見光亮的時候會有眩目的感覺,正是因為身處黑暗的地方,因此,這首歌在某些層面上是自黑暗中誕生。

談「ララバイさよなら」:

──如果說其他的歌全是米津做的,那這首就像是不相干的欄外作者寫的東西。

米津:哈哈哈哈哈。對自己覺得重要的人,一方面想好好去愛,另一方面又覺得如果他能為我而死就好了,人類就是這樣正反兩面並存的矛盾生物。《痛みも孤独も全て お前になんかやるもんか(痛苦和孤獨這一切 我哪可能告訴你這傢伙嘛)》我一直覺得這句話和我的本質非常接近。我在和人說話的時候,有時會覺得「誰會和這傢伙說真心話啊」,這也許是為了保護自己,也許是為了表現惡意。自己的感覺、痛苦之類的⋯⋯真要說的話,我就是在販賣這些東西的人啊,販賣那些自己從以前培養至今的孤獨和痛苦中所誕生的美。創作音樂的人不就是利用這些美,來過現實生活的嗎?

──嗯,沒錯。

米津:我覺得就是這樣,嗯,我本質上就是個彆扭的人,有時候也會突然想說「反正我就是這樣嘛」。

──所以這首歌就像是「米津君的社會觀察報告第5點」這樣的東西呢。現在覺得最美的理想、發現的真相,把這些放進單曲,不時在B面說「喔對了我最近對這個社會啊,就是這種感覺喔」,爽快地收錄進去。

米津:(笑)沒錯,不放進這些東西,我就會變得不像我。

──會變得很痛苦吧?

米津:嗯,因為「對啦對啦反正就是這樣嘛我」。

──以前這種東西可是堆得像山一樣高呢(笑)。

米津:哈哈哈哈哈,沒錯。

談「翡翠の狼」:

1、
米津:第一段是一年前做好的,因為不全是最近寫的歌,所以和最近的自己有點不太搭,但也是一首讓自己可以回顧人生的歌。明亮、大陸感、非洲感,一匹狼站在原野中。

2、
米津:在情緒表現上,生氣的時候比起直接說「我現在很生氣!」我反而會沒表情地表現「雖然看起來和平常的我一樣,但我心裡其實很生氣」,所以這首歌是在看起來一點都不寂寞的國度裡,表現孤獨。

總結:

米津:在和自己的意識和個性對抗時,常會不斷思索離自己最遠的東西是什麼呢?思考著思考著,越是想選擇那些跟自己不同的東西,自我就越會浮現。這樣不斷嘗試下去,結果就是那個反常的自己會變得越來越明顯,還真是諷刺啊。

──這就是名為米津玄師的創作者的業障。

米津:哈哈哈,那還真是討厭。但雖然討厭,還是沒辦法嘛,這就是我啊⋯⋯常會覺得,嗯那也沒辦法,只能這樣生活下去了。

──我想那也會成為你創作上的原動力,因為自我是不可能被消滅的嘛。

米津:嗯。

──也就是說,當你認為自己是紅色的,就無法消除自己是紅色的這件事。

米津:沒錯沒錯。

──所以並不是想變成綠色就可以變成綠色的,但嘗試變成綠色後,下次來試試看黃色吧──像這樣開始活動。只要有像米津君這樣的才能,那就會變成很大幅度的運動,產生出很多音樂。這就是能催生創作的動力,所以也只能這樣了嘛。(笑)

米津:哈哈哈哈哈。

──一定是這樣的,但一切就是從討厭紅色的自己開始的呢。「因為我討厭紅色的自己,所以我現在要這樣」。

米津:是的。我常被稱讚「很有個性」,但我很想說「我的個性可沒有一個是好的喔?」(笑)

──所以這次單曲B面這兩首根本是抱怨之歌嘛(笑)。

米津:哈哈哈哈哈。

──唱著「那就給你看看啊,你看你看,我是紅色的喔,你想怎樣?」(笑)。

米津:嗯,我就很彆扭啊。

──哈哈哈哈哈,不,真的是很棒的作品。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米津:請多多指教(笑)。



他們兩個感情真的很好欸!(笑)

■ Comment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