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雜感】初音未來,是我的母親。──"初音未來×KODO(鼓童)"公演紀念VOCALOID P連載訪談‧wowaka篇


出自animate Times的訪談:初音ミクは、僕の母親です――。“初音ミク×KODO(鼓童)”公演記念ボカロP連続インタビュー・wowaka編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遇見、認識VOCALOID的喜悅

──wowaka桑是什麼時候遇見VOCALOID的呢?

wowaka:遇見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一開始是朋友告訴我,niconico動畫上正在流行“みくみくにしてあげる♪”(把你MIKU MIKU掉♪)這首歌。
開始更積極、更確實地抱有興趣是過一陣子之後,是在kz桑發表了“Last Night, Good Night”那時期。
那時候找到了很多能和自己共鳴的音樂,也是那時候,我開始覺得能只靠一個人就作曲和發布的VOCALOID很有魅力。

──所以並不是打從一開始就對這個很感興趣呢。

wowaka:是的。經過那段時期後,我大概是在2009年3月左右,覺得自己好像也能開始做些什麼。
有一天實在坐立難安,就掏光積蓄,去了吉祥寺某家電器用品店,買了電腦、錄音介面和初音未來的軟體。真是懷念啊(笑)。

──從買電腦開始嗎!

wowaka:是的,那時候雖然有電腦,卻是高中畢業時買的、性能很差的筆記型電腦,那樣的作曲環境實在太嚴峻了。之後我便花了大概一個月做了第一首曲子、摸索著加上了動畫、投稿,我的音樂活動就此開始⋯⋯原委大概是這樣。
研究宅錄、操作音序器軟體雖然很困難,卻很開心,我便不斷做音樂直到現在。

──自從第一首曲投稿之後,你就以差不多一個月一曲的高效率投稿曲子呢。

wowaka:反正作曲很愉快嘛。能把剛做好熱騰騰的曲子拿給素不相識的人聽,還能得到他們直接的回饋。「好想做更帥的歌!」、「還想讓更多人聽到!」我就這樣自顧自地做下去了。

──綜觀整個VOCALOID相關活動,你記憶最深刻的是什麼?

wowaka:是什麼呢⋯⋯現在瞬間想起來的,大概是第一次參加VOCALOID ONLY販售會吧。
那時有個曲子很帥、叫作“梨本うい”的傢伙,我總覺得他跟我散發著相同的氛圍,於是就寄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做活動販售的CD?」的訊息,給那時連臉和個性都不知道的他。
之後我們就一起在池袋的太陽城擺攤⋯⋯那個時候壓了1,000張CD呢。

──第一次參加活動就做了1,000張CD嗎!

wowaka:做是做好了啦,但那時我看著堆得像山一樣高的紙箱,心裡想「這些到底有誰會來買啊⋯⋯」不過活動正式開始後,好多人衝來我們攤位,為了買我們的CD,眼神閃閃發亮地排起了隊。
那時候,對於那些原本只在網路這種虛擬空間中、不具形體卻在聽我的音樂的人,我突然有了他們確實「存在」的實感,真的很高興。而我的曲子能具體地成為一個實體,從我的手上交給另外一個人,那樣的經驗我到現在依然記憶猶新。


「讓這樣的我們也能起舞吧」

──那麼,促成這次訪談契機的“初音未來×KODO(鼓童)”活動裡,也會演出wowaka桑的代表曲“裏表ラバーズ”和“ワールズエンド・ダンスホール”。雖然已經是好幾年前的曲子了,大概會讓你覺得「現在才問啊?!」但還是能請你跟我們談談這兩首曲子嗎?

wowaka:啊~但其實我好像也從來沒有好好談過這兩首曲子。

──那還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wowaka:因為我有時會認為讓作曲者自己來說明曲子裡放入的訊息,有點無趣啊。但隨著時間經過,我也多少有了重新審視後看到的,以及能以文字語言表達的東西了,如果是這些的話我應該能談談。

──原來如此,那可以請你先談談“裏表ラバーズ”嗎?

wowaka:“裏表ラバーズ”裡並沒有什麼明確的訊息,怎麼說,只是因著一種亂發脾氣、消愁解悶這樣微妙的情緒而創作出來的。我只是認為如果自己心中那些沒有宣洩出口的話語,能讓初音未來幫我唱的話,很適合⋯⋯像這種感覺。
這首歌是放入對世界、對人類和對音樂不爽快的心情,以及平常很難說出口的事而完成的一曲。



──“ワールズエンド・ダンスホール”又是怎麼樣呢?

wowaka:這首是以「最小範圍的舞曲」為主題做的樂曲。好比說,所謂字面上的“ダンス”(跳舞),不就是給人閃閃發亮、人滿為患、華麗耀眼的⋯⋯聲色世界中的娛樂,那樣的印象嗎?當時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的確給人俱樂部會所那樣熱鬧的印象呢。

wowaka:嗯,而且我認為那是和自己完全無緣的世界。但是,即使是這樣的我,也可以在自己的房間,用大音量邊聽著歌、看著MV,邊一個人跳起舞來(笑)。總之就是身體會擅自動起來。
人只要有「桌子、電腦、椅子、自己」,就可以跳舞,哪怕只是坐在螢幕前。「對了,在這個狹窄的房間裡,我一個人也可以跳舞,也可以讓身子動起來,不是嗎?也讓這樣的我們起舞吧」這首“世界角落的(世界末日)舞廳“就是我注入這樣的心情製作而成的。

──原來如此,說得不客氣一點,就是為了繭居族而做的舞曲。

wowaka:正是你說的那樣。



──真是令人意外。這兩曲都進入了百萬殿堂,你覺得能如此高人氣的原因是什麼呢?

wowaka:嗯──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受了什麼奇妙的力量驅動而已,但一定要舉一樣來說的話⋯⋯大概是“wowaka濃度”很濃吧。

──“wowaka濃度”?

wowaka:遇見VOCALOID、創作音樂的過程中,我在歌詞、旋律、樂句中發現了「這樣做能表現出我最有趣的地方」、「能一滴不漏地擠出全部自我的方法」這樣的必殺技。
我覺得第一次讓我有意識地把這些必殺技全部使用上、徹底用盡的就是“裏表ラバーズ”。那些帶有wowaka感覺的成分⋯⋯就像一首“wowaka濃度”高的曲子,越是加入那種成分,它就越會擴散開來⋯⋯像這樣的感覺。

──那麼,這兩首曲子以初音ミク×鼓童的形式演出,wowaka桑有什麼感想呢?

wowaka:不只是這次活動,以前我的曲子就常有在LIVE上演出的機會。「身處世界角落的這首舞曲,能以LIVE這樣最大範圍的形式在聽眾之間回響」每次我都十分感動。
曲子和音樂就這樣把我擅自畫下的各種侷限輕鬆地超越了。這次和鼓童的合作,也是我完全無法想像結果的新嘗試。這次會發生些什麼事呢?我非常期待。


為了拯救肉身的自己

──wowaka桑在2011年發表“アンハッピーリフレイン”後就結束了VOCALOID活動,現在是以樂團ヒトリエ的身分繼續音樂活動。其緣由為何呢?

wowaka:那時候我認為已經把自己心裡「藉由VOCALOID想做的事和可以做的事」都做完了。這也就是為什麼在發行專輯『アンハッピーリフレイン』之後大概有半年,我一直邊煩惱著「接下來,我該做什麼呢?」邊過著爛泥般的生活吧。
我不斷不斷思考該怎麼拯救那樣的自己,某天突然得出了答案,答案便是現在這種形式。

──也就是說煩惱到最後,你得到的結論是要從事樂團活動。

wowaka:在使用VOCALOID從事活動的時候,我就確實感受到有人愛著我做的曲子,也透過曲子同時愛著"wowaka這個人類"。
我認為生下創作者的我並栽培我長大的,無庸置疑便是VOCALOID,但另一方面也會時常感到「那麼肉身的、純粹的我,在這之後要怎麼樣?又會變得怎麼樣呢?」這樣的疑問和不安。為了擺脫這些念頭,我認為除了自己來唱歌之外別無他法了,必須暴露在眾人的目光下才行。
這不是藉口,而是我不這麼做就會死,那時我就是這麼想的。那麼,如果要唱歌的話,就必須是曾經讓肉身的我感到音樂是魔法的樂團形式才行,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表現我的方式了。於是我就向現在的成員提出我的想法。

──那在作曲上,VOCALOID和樂團有不一樣的地方嗎?

wowaka:完全不一樣。即使只把音樂的部分分割出來談,自己一個人完成的曲子,和四個人演奏、完成的曲子是完全不同的。另外我覺得最重要的地方是,以樂團來說,即使是集合幾乎可以做出相同演奏的人來,只要換了成員,就會變成不同的"其他東西"。
以我們的場合來說,就是因為有wowaka、シノダ、イガラシ、ゆーまお存在,「ヒトリエ」的曲子才初次誕生。我認為這就是樂團的魅力、人類的魅力所在,也是和VOCALOID有決定性差別的地方。

──那反過來說,作曲上,VOCALOID和樂團有共通點嗎?

wowaka:這個嘛⋯⋯最大的共通點,果然還是旋律吧。如果沒有遇到VOCALOID,我就絕對做不出現在這種旋律,也就是剛剛說的wowaka濃度。在那樣的土壤之中培育出的血液,至今也理所當然地在我的身體裡流動。


是初音未來生下了我

──前面你提到「已經把和VOCALOID有關的都做完了」,所以今後是不是不可能繼續做VOCALOID曲了呢?

wowaka:不,沒那回事。如果之後真的想做的話,一定會繼續做的。尤其最近感到自己好像還想做VOCALOID曲的念頭越來越多了。

──那是因為開始了樂團活動之後,出現了想做的曲子嗎?

wowaka:或許有那樣的想法吧。另外也是因為自己和五年前已經有很大的不同了,所以一定有只有現在才做得出來的曲子。

──你認為用VOCALOID作曲最大的魅力在哪裡?

wowaka:在這之中有著不是人類,而是某種其他東西存在著。我最初是因為覺得用合成聲音來唱歌很新奇,覺得這用在技術或音樂層面很酷、很有趣而開始的。
但在這樣的開端之後,當我試著更深入地、更全面性地踏進那片土壤中時,發現這完全不是那點程度的東西而已,甚至我覺得VOCALOID的本質反而不在那裡。將VOCALOID這種東西作為媒介,上自合唱曲下至迷幻搖滾,從動畫師到CG製作者,聚集了各式各樣的創作家。
被他們吸引而聚集了無數的'喜歡",因為結交了夥伴而有時也會爭吵。吐露自己的興趣嗜好、因他人口中的"好帥"和"好可愛"而感動、而嫉妒、而碰撞,便會有某些新的東西誕生,這裡就是這樣的地方。我相信被VOCALOID所拯救的人一定不計其數,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認為wowaka桑也是擴大了那龐大社群裡的其中一位創作者。那你現在對於VOCALOID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wowaka:我是被VOCALOID所拯救的人。如果沒有它們的存在,我當然不會以ヒトリエ進行活動,也不曉得會不會繼續做音樂。雖然只是舉例,但說不定我會普通地就職也不奇怪。
我心裡那種被養育成人、被撿回家了的感覺非常強烈,最近也開始會覺得「初音未來不就是我的母親嗎」。

──初音未來是母親嗎?

wowaka:嗯。母親就是時而喜歡、時而討厭、時而煩人的對象,但卻無庸置疑是生下自己、養育自己長大的人,是超越喜歡和討厭層次的重要存在。做音樂的"wowaka"就是因為與初音未來相遇而誕生,是初音未來創造出來的存在,不會錯的。
代表做音樂的自己的"wowaka"這個名字也是初音未來賦予我的,即使如今我親自現身演唱,但只要我還在做音樂,就不可能捨棄母親給我的這個名字。
現在想來,該怎麼說,做完了藉由VOCALOID想做的事,接著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後,變得想獨自用自己的雙腳站立,我想這也可以說是一種叛逆期吧。我也有過因為初音未來這種東西的存在而感到煩惱的時候。
但那是只要活著,就必須經歷的過程。除去了這些,就絕對不會有現在的自己。對我來說,VOCALOID就是永遠在我之中,理所當然地在我血液裡頭的東西。

──現在初音未來就要迎接十週年,你認為從今後起,VOCALOID的世界會是什麼樣貌?

wowaka:這樣說或許會惹人生氣,但老實說,我也曾經有過多少覺得「好像開始變得無聊了」的時候。但現在已經過了那個時期,我發現最近的孩子們做的VOCALOID曲,有著我曾經很喜歡的濃厚氛圍在裡頭。
尤其是最近這兩年,那種氣味非常強烈。希望那不會停留於此,而是以新的血脈,更加更加濃烈下去,繼續不明所以下去。怎麼說,嗯,好希望在誰也預料不到的地方誕生出像英雄一樣的人啊(笑)

──就像メルト流行時的ryo桑那樣?

wowaka:嗯,啊,但我並不是想要出現像誰的人,而是想要真的出現誰也不知道、誰也想像不到的某人。如果那樣的人大量出現,一批批來向我們挑戰,一定會發生非常有趣的事。我還想看看我們不知道的、嶄新的東西。

──謝謝。那麼,最後請wowaka桑告訴我們你今年的目標。

wowaka:飛躍。我好想飛!

──那是你個人的目標嗎?

wowaka:是身為ヒトリエ的一員的、也是我個人的目標。wowaka這個名字誕生已是七年前,被初音未來養育長大,經歷過叛逆期,之後為了獨立,橫衝直撞地掙扎到了現在,如今終於有了好像可以用雙腳站立的感覺了。那接下來,我想要以自己的身分、以音樂人的身分,飛起來、飄浮起來。


這次,wowaka桑熱烈地告訴了我們他對VOCALOID和初音未來的想法。那完全改寫了我過去想像中"wowaka"這個人的形象,令我處處驚奇。
「那時看著VOCALOID RANKING,心情常忽好忽壞」、「MMD開始流行的時候,Chaining Intention的動畫好可愛我看了好幾次呢」等等,訪談中聊了許多對長年追隨VOCALOID的人來說很懷念的話題,訪談的這段時間,讓我們能一窺wowaka隱藏在心裡、對VOCALOID的愛。
那個wowaka現在,正以ヒトリエ的名義在全國20個地方舉行巡迴公演,要我們轉達給讀者:「最終場會在新木場STUDIO COAST舉辦,請大家一定要來!」請務必趁著這次機會,好好用身體感受"wowaka濃度"。

■ Comment

No title

看完了冗長的wowaka桑訪談中

非常喜歡其中的這段話,感同身受...

" 人只要有「桌子、電腦、椅子、自己」,就可以跳舞,哪怕只是坐在螢幕前。"

所以我是"繭居族"?!
)o( NO !! 我是上班族 ..!

Re: No title

> may
我也是!超級喜歡他談ワールズエンド・ダンスホール那段,要為坐在螢幕前的聽眾創作出可以自由享受的舞廳,果然無論是wowaka還是ヒトリエ的音樂都常讓人想跳起舞來!
秘密留言

館長

Author:Alice
書/遊戲/音樂
台日文學,少許歐美,偶爾讀詩
任天堂系列
VOCALOID
BUMP OF CHICKEN/米津玄師

關於愛麗絲
Ask me anything!

博物館守則
此網站翻譯歡迎自由取用,但請附上來源,且不要更動翻譯。有任何翻譯上的問題,也歡迎留言告訴我。
最新文章
要去哪裡?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
部落格好友的申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