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翻譯】ナタリー:米津玄師「Flamingo / TEENAGE RIOT」訪談──在「終點」的前方所見到的東西

翻譯自ナタリー的「米津玄師「Flamingo / TEENAGE RIOT」インタビュー|"終着点" のその先で見つめたもの」訪談

米津玄師的新單曲「Flamingo / TEENAGE RIOT」於 10 月 31 日發行。
米津在 3 月公開的「Lemon」成為席捲 2018 年上半期熱門曲,去年發表的專輯「BOOTLEG」裡收錄的許多首歌、為小學生五人組團體 Foorin 所寫的「<NHK>2020應援歌」的「パプリカ」等,雖然最近 Tie-up 和合作曲相當多,但此次新作是久違地只面對自身所做。
擁有不可思議和風世界觀的「Flamingo」和滿載衝動的「TEENAGE RIOT」,此次訪談將談及每首歌的創作背景和此刻的他心中所想。

取材・文:柴那典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突然發現好像到了某個終點

──新作的「Flamingo / TEENAGE RIOT」是從什麼地方開始做起的呢?

米津:Tie-up、和人合作、邀請客座歌手、提供曲子給別人,最近我做了很多這樣的事。可能是對那些的反動吧,也就是說最近在做的事都是面對不是自己的其他人,尋找那個人和自己的共同點、這之中的東西,這樣的創作方式。

──去年發售的專輯「BOOTLEG」中的多首收錄曲、單曲「Lemon」和為 Foorin 所寫的「パプリカ」,都是這種製作方式呢。

米津:沒錯,而且 2018 年發表「Lemon」後,這首歌變得那麼紅。我感覺,這首歌變成了我一路創作來的一個答案。雖然我以前做 VOCALOID ,從那裡出來,經過日搖,最後抵達所謂 J-POP 為止這樣長長的旅程,但我感覺這可能就是這趟旅程的一個終點吧。

──主流出道時你說過「想創作擁有普遍性的 Pops 」、「想創作誰都能親近的音樂」,而「Lemon」成為了代表今年的其中一首歌,你有終於達成這個目標的感覺嗎?

米津:有呢。但老實說,雖然我是以那樣擁有普遍性的東西為目標走到現在,但我沒想到那會是「Lemon」。我的人生沒有像電影那樣的大綱,也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但一路想要達成「想創作擁有普遍性的東西」這個念頭,終點竟然是「Lemon」,那瞬間有種隨著「♪夢ならば⋯⋯」這首歌,開始播放片尾名單的感覺。「啊,我過去一直在做的事,就到此結束了」的感覺,不過那算是某種 Happy End 吧。我的 2018 年就是在想著那接下來該做些什麼中度過的,在這之中發生了許多事。

──發生了些什麼呢?

米津:其中之一是和我小時候⋯⋯大概十幾歲的時候一直很喜歡的人們,有了好幾次見面的機會,像是 BUMP OF CHICKEN 的大家、吉卜力的宮崎駿老師和鈴木敏夫先生,還有從以前就很喜歡的實況動畫 Player 「ジャック・オ・蘭たん」等等。可以見到以前無法見到的人,讓我有種到了獎勵關卡的感覺,甚至感覺自己變成了可以只是為了讓這些人感興趣而存在了。

和宮崎駿的對話

──你和宮崎老師聊了些什麼呢?

米津:和宮崎老師聊了不過五分鐘,當我說自己今年 27 歲,他回我「 27 歲啊, 27 年前,感覺起來好像才是最近發生的事呢」。他大概是隨口這樣說的,但我聽到後有了一些反思。他讓我有了,雖然至今為止有過許多辛苦的事,但前方還非常長,還有值得活下去的人生在等著我吧,這樣的心情。

──宮崎老師不經意的這句話,讓你有了雖然走到了終點,但還沒有抵達折返點這樣的感覺呢。

米津:在「Lemon」發行後正在思考許多東西的此時,突然聽到這句話,讓我更有這樣的感覺。這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經驗呢。

──和 BUMP OF CHICKEN 的成員們聊了些什麼?

米津:碰面的時候(川谷)絵音也和我在一起,從 BUMP OF CHICKEN 他們看來,我算是非常後起的後輩吧?但他們說能有生肖小他們一輪以下的人在聽他們的音樂,並在做和他們類似的事,讓他們單純地覺得很開心。這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

──以前米津也說過自己是接下 BUMP OF CHICKEN、RADWIMPS、ASIAN KUNG-FU GENERATION 和 SPITZ 等樂團的接力棒在創作呢,就這層意義來說,和影響自己的前輩實際見面,也有了像川谷絵音這樣給予彼此創作刺激的同世代友人,這樣的關係也成為了你的能量吧。

米津:沒錯。和絵音第一次打過照面是在大概三年前的 FES 上,但真正見面是去年,我和那傢伙的音樂喜好非常合唷。絵音也是從小時候就開始聽 BUMP OF CHICKEN 之類的樂團,還有每次問「你聽那個了嗎?」,他都會去聽,很快就能聊起來,我喜歡的大概那傢伙也都會喜歡。我很少有機會和同世代的朋友聊自己一直有在聽的 People In The Box 或是 THE NOVEMBERS 之類的音樂,所以能和他聊很開心。他是個非常奇怪和有趣的傢伙,不是都說年紀越大越難和人有濃厚的交情嗎?他卻給我雖然生長環境不同,但好像是晚來相認的青梅竹馬那種感覺。

想把「不成體統」全都濃縮進一首歌裡

──我認為經歷過這些不同經驗而完成的新作有個意義是,過去幾年間以普遍性為目標不斷前進的米津玄師沒辦法再如法炮製一次,現在有了新的危機。尤其是聽了「Flamingo」後更是這麼想,也就是這首歌無論曲也好歌詞也好,明顯就是一首「奇怪的歌」呢。

米津:是奇怪的歌呢。

──這首歌是怎麼做成的?

米津:並不是有「好,來做吧」這樣瞬間的念頭而做的,而是不知何故就完成的呢。最一開始是想做民俗歌、西班牙民族音樂那樣的作品。想著用吉他恰咔恰咔彈奏三連音那樣充滿異國情調的音樂好像很棒,想著我怎麼可能做不出那樣的曲子嘛,回過神時竟然連結到了日本民謠,最後就變成加入了島唄和都都逸(wiki:江戶末期,由初代都都逸坊扇歌集大成的口語定型詩,遵循「七・七・七・五」的音律數)這樣的曲子了。

──並不是先有要這樣做的概念而進行,而是在做的過程中漸漸變成這樣啊。

米津:或許和「Flamingo」並沒有需要面對的人有很大關係吧,以前的「打上花火」有 DAOKO 、「灰色と青」有菅田(将暉),再要說的話還有其他 Tie-up 的作品,是在有這些前提下來作曲的,但這次則完全沒有。所以我就不自覺地想,如果這次能把自己心裡那些在嘀嘀咕咕的、不成體統的東西,以誰也沒聽過的形式創作出來,應該會很有趣吧。

──「Flamingo」裡面加入了很多聲音樣本呢,好比說唇顫音、喉音、咳嗽聲和「啊、好」(あ、はい)這樣的對話片段在裡面。這些是在做完曲子後才加進去的嗎?

米津:不,那些很早就在裡面了唷。最一開始只做了 BASS、Kick、Snare 這樣最簡單形式的一段,但在放入那些聲音的瞬間我就覺得「這是這個」。以此為主軸,這次的做法是比起以前,放入了更多我自己的肉體性聲音進去。

──從以前到現在,米津的曲子都放了很多聲音樣本,但這次自己的聲音不再是配角,反而變成了主角。這和這首歌因為不是 Tie-up 也沒有合作對象,而能直面自己而做這點,是怎樣連結在一起的呢?

米津:這首歌是回憶著喝酒時的事而做出來的。最近自己的模式,該說是喝了酒後就會做些無法克制的事、變成小丑嗎?透過裝扮成享樂過活的人類,我想要前往和以前不同的地方這樣的心情。「Flamingo」裡放入的,就是在那裡發展出來的聲音要素。好比說有「啊、好」(あ、はい)這樣傲慢的聲音,這是在被對方斥責、說教時,覺得自己一點錯也沒有的「啊、好」。還有像是「欸?」(えっ?)這樣的反問,這是覺得對方說的事怎麼想都很奇怪,或是對方的發言正在偏離常軌,所以假裝自己沒聽到的時候的「欸?」,我很常做這種事。我把像這樣的聲音元素,當作某種不成體統的要素放入歌裡。

──你說是不成體統,但也有憤怒或是焦躁的心情吧?

米津:也有焦躁在裡頭,也有一種自己不負責任的感覺在裡頭呢。雖然也有憤怒,但這種憤怒是可以解決的,好比說挑釁對手之類的,來自於這種自己心裡無法克制的感覺,這首歌就是濃縮了這些不成體統的東西呢。

最後怎麼想自己就是個日本人

──曲調和歌詞的表層有著和風感的世界觀,關於這點你怎麼看?

米津:那就是「自己果然是個日本人」這樣的意識問題,我一直都是以日本人的身分在做 J-POP ,思考「可以和日本人有共鳴的東西是什麼呢?」。當我搜尋歌謠曲、新音樂這類各式各樣的日本音樂歷史時,發現最根本的果然還是民謠這樣的結論。當對於包圍日本的環境變化,或是對海對側的音樂景象意識越強烈時,越是得到不管怎麼想,自己就是個日本人這樣的結論。該怎麼看待自己這樣的身分,是我從 VOCALOID 時代開始就一直在思考的事。

──的確,初聽的第一印象就讓我想起了 ハチ 名義的「結ンデ開イテ羅刹ト骸」,雖然那首和「Flamingo」是完全不同的曲調,但該說那也有和民謠相似的地方嗎?是一首有著祭囃子旋律,歌唱著虛無的歌呢。

米津:我覺得大概是因為我從以前開始就對日本的這種東洋文化有憧憬吧,身為 ハチ 做那首歌的時候,常被其他 VOCALOID P 說「『結ンデ開イテ羅刹ト骸』很奇怪吧?就這首歌特怪吧?」,對此我什麼也回答不出來。「的確至今為止明明從沒做過也沒聽過那樣的歌,怎麼做出來會變那樣?」但如果深入解析,就只是因為我是個日本人。

──打從一開始身體裡就有這種奇妙的迴路,加上「Flamingo」也不是考慮著 Tie-up 而做,就變成讓那 100% 開花綻放的曲子了呢。

米津:是的。

想要做出珍惜這種「即使有些稚嫩笨拙,還是要一吐為快」的心情的曲子

──那麼「TEENAGE RIOT」是怎麼創作出來的曲子呢?

米津:那原先是為「Lemon」的 B 面所做的曲子。「Lemon」是 Ballad ,所以 B 面我想做完全不同、互相對照的曲子。但是給 STAFF 聽了之後被說了「這很適合主打欸下次出吧」,我想想好像也是,主打並不是我自己就能決定的,我作曲就是想全部都做 POP ,想把每首歌都做成無論哪首放在主打都無妨那樣強度的作品。但是也有死線快到,緊繃到快爆炸而做了別的歌的記憶。

──這首歌也和「灰色と青」那類的曲子一樣,是把自己的過去當作主題的歌呢。但是和「灰色と青」或「パプリカ」那樣幸福孩提時期的歌不同,是憂鬱思春期的歌,這首又是如何?

米津:要探討源頭的話,這首曲子副歌的旋律是我國中畢業後做的歌。在我做 VOCALOID 之前就投稿在 NICONICO 動畫上,如果有知道我那個時代的人的話⋯⋯雖然覺得應該很少,但我想他們聽了應該就會想起來。

──曲子的核心部分是思春期的自己。

米津:現在「中二病」這個詞不是變得很便利嗎?我自己以前也常被這麼說,甚至有時還變成這個詞的領頭者。關於這件事我有些想法,把自己這種初期衝動的情緒不加掩飾地吐露出來,不是會覺得有點羞恥嗎?會感到羞恥這件事並沒有錯,但在現今這個 SNS 的時代,做這件事好像變成了一種可以被拿來吐槽的哏。好比說當你在 Twitter 上寫了表露自己情感的東西,就會被說寫什麼憂鬱詩啊中二病啊心理有毛病啊之類的,但那明明對寫的人來說是非常嚴肅認真的感情,是不說出來不行的東西啊,卻被當成不重要的東西看待,變成讓對方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的材料,我對這樣的風氣感到「很討厭」,所以我想要做出珍惜這種衝動的⋯⋯珍惜這種「即使有些稚嫩笨拙,還是要一吐為快」的心情的曲子。

音樂應該要是更加不經修飾的東西

──我對「無論幾次我都會放聲歌唱 唱著哪裡也去不了」這句歌詞有很深的印象。

米津:最近覺得「米津玄師」開始有角色化的傾向。比起身為一個人,更有了我是屬於公有領域的抽象物件的另種感覺,好比有人說「米津玄師就是那個吧?那個哪裡也去不了的人?」

──這在 Twitter 上被廣為轉推呢。

米津:沒錯,這點我是很開心啦。我有過就是要成為一種抽象概念的想法,也覺得這在某種層面上是理所當然會發生的事,但同時又有種煩躁的心情。再加上雖然現在大家都覺得初期衝動這種不顧周遭眼光,把自己羞恥的部分全暴露出來是種「中二病」,但我覺得好像有在改變。

──怎麼說?

米津:現在流行隨便把人當作哏來讓自己看起來高人一等的風氣,帶著一種「我可以很冷靜地俯瞰所有的事物,做出對自己的行動和目標最好的選擇」的態度,我有時覺得那種態度才是中二病。

──我也很討厭那種把生存的痛苦和過剩的衝動全當作「心理有毛病」或是「中二病」概而論之的風氣。米津這次透過自指的歌詞回應這種風氣,我認為是非常有創意的反擊。

米津:以最短距離朝著目標前進、掩飾自己不體面的部分、有生產力、有效率地和聰明地生活下去,音樂並不只有這樣一種創作方式呢,我認為那應該是更加不經修飾的東西。我想這首曲子就是把自己最近待人處事的想法,和中學時期的記憶全部亂無章法地混雜一起,做成大雜燴狀態的一首歌吧。

──如果「Flamingo」是不成體統的濃縮,「TEENAGE RIOT」就是青澀不成熟的濃縮吧。

米津:沒錯,大家應該都很害怕展現出自己不成體統的那一面吧,我也是很害怕的。但是如果不把嘀嘀咕咕的「那傢伙是笨蛋嗎?」這樣的東西宣洩出來,人的心是無法繼續動作的。我認為不這麼做, POP 曲⋯⋯或甚至音樂,就不能成立。大家是不是把那些東西都藏得太過頭了,我有種不得不對這種風氣表達不贊同的強烈感覺。

因為前途莫测,所以才有可以做得到的事

── B 面的「ごめんね」果然是作為主打也沒問題的良曲呢。

米津:我很喜歡這首歌,製作的過程中還問 STAFF 「可不可以加這首變成 3A 專輯?」,讓他們很困擾。做這首歌的契機是遊戲,一個叫做「UNDERTALE」超級棒的遊戲。因為好像不能爆雷所以最好不要談太細,但那個遊戲的故事很棒。是用低預算做出來的點繪風格遊戲,所以更有代入感,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完全沉迷其中,任性地以主題歌這樣的打算做出了這首歌。

──原來如此。那麼最後,這張單曲發行之後,對於未來有些什麼想法呢?

米津:從以前開始,我就有「不變得普通不行」這樣的情結,這對我做POP曲來說是非常重要的目標,但現在透過「Lemon」得到了某種想法的明朗化。那接著該做些什麼呢?現在什麼樣的參考範本都沒有,不知道人生的「第二部」該怎麼辦才好。宮崎駿老師是一邊畫分鏡一邊作業,製作組的 STAFF 對於電影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完全不知道,大概是像這樣的狀態吧。但因為前途莫测,所以才有可以做得到的事,現在的自己能說的,就是我想做過去未曾做過的事,想抵達誰也沒有看過的地方,只有這個野心不停地模糊在腦中打轉。

2 Comments

阿利  

日文聽力還不太好聽不太懂
有翻譯真是太感謝了🙏🙏

2018/11/11 (Sun) 01:46 | REPLY |   
Alice

Alice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阿利
耶是說紀念廣播嗎?
這篇 ナタリー 是文字訪談 XD

2018/11/11 (Sun) 15:25 | REPLY |   

Leave a comment